战魂独尊 第三百七十七章 神出鬼没,峥嵘尽显

2020-01-16 23:09:42 来源: 荆州信息港

战魂独尊 第三百七十七章 神出鬼没,峥嵘尽显

一道同样百余丈高大的神影,缓缓的在东方夜身后浮现出来,隐隐有龙纹遍布周身,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再加之东方夜那近乎疯狂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我看你如何接下我这一招!”东方夜一声怒吼,心念一动,身后那高大神影便是凌空朝任寒砸出一拳。

拳劲狂飙而来,很快便是到了任寒近前,然后,无可避免的砸落而下,然而,整个过程当中,任寒却是半点也没有躲闪,也正是因为他这一副不躲不闪的姿态,才让众人都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不过,任寒本来就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如果换了别人做出这种姿态,那么众人一定会以为他是在找死,可换了任寒,大家却都是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倒要看看任寒还能拿出什么底牌来。

轰!

一拳砸下,直接是将任寒脚下的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大坑,然而,最令众人难以接受的,并不是这一拳的威力,而是站在大坑中央,一脸笑容的仰视着东方夜那高大神影的任寒。

“这一拳不错,只可惜没打中。”任寒轻描淡写的说道。

“怎么可能!”东方夜情不自禁的吼道,这同样也是在场所有人心中回响的问题!这怎么可能!东方夜背后那神影砸出的这一拳,范围极大,何况任寒根本就没有做任何躲避的动作,可现在,他就是那么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告诉东方夜,你没有打中我。

“这家伙好诡异啊,诡异的有些恐怖。”第四军将领王统狂吞了一口唾沫,艰难的说道。

“你看清了么?”陈浪问道。

“你看清了?”不料,陆逊却是反问道。

旋即,二人都是无奈的摇头。

演武场内的气氛的确是有些诡异了,许多人眼中都是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还打么?”任寒问道。

“为什么不打?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躲开了刚才那一拳!”蓄力一击,却是毫无效果,反被任寒嘲笑的东方夜,终于是彻底的暴怒了,身后的身影挥舞着一双手臂,无数的拳掌疾风骤雨一般朝任寒笼罩而来,掌风拳劲编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神气之,根本没有半分逃遁的可能。

刺耳的轰鸣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不少人都是呲牙咧嘴,觉得有些残忍,但是却还是强行让自己睁大了眼睛,紧紧的注视着任寒,不肯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二”

“三”

“四”

……

“九十九”

“一百”

包括神帝和大将军董鹏在内,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是忍不住的站起身来,全神贯注的关注着演武场中央的这场对决,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每当东方夜的身影挥出一道攻击,任寒便是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那道攻击的落点处,而且还在清点着东方夜一共挥出了多少道攻击,这个时候的任寒,形同妖魔一般,神出鬼没,不可捉摸。

反观一直疯狂进攻的东方夜,脚下已经多出了一滩血水,浑身还在不断的汗落如雨,口中还在不断的喷出鲜血,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东方夜真的疯了,其实爆体丹的药力都已经过了!东方夜是真的在透支他自己的潜力,甚至,是在提前预支他自己的健康和生命。

“你太累了,怎么我站着让你打,你都打不中呢。”任寒站在东方夜面前不远处,开口说道。

“你到底是人是鬼?”东方夜快要崩溃了,他痛苦的问道。

“这是崇阳域的武道高手该问的问题吗?”任寒鄙夷的说道。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自己所有的攻击都被没有打中你,你不可能躲得了我的攻击!你怎么可能躲得掉!”

咚!

东方夜重重的双膝跪地,声嘶力竭的吼道。

“现在,你认输了么?”任寒没有回答东方夜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问道。

“认输?我凭什么要认输!凭什么!我怎么会输给你!就算我打不中你,可你又能那我怎么样!”东方夜嘶吼道。

“至少我能打中你。”

嘭!

东方夜跪倒在地的身体倒飞而出,狠狠的砸落下来。

嘭!嘭!嘭!

东方夜的身体彻底变成了一个人肉沙包,不断的在演武场内飞起、落下、飞起落下,中间竟是没有半分半秒的间隔,因为,无论东方夜的身体砸落在何处,任寒都是会第一时间,甚至是提前出现在那里等着他落下,然后继续毫不犹豫的将其一脚踹飞。

“我记得小妹你昨天还说此子性情温和,现在呢?”董岩嘴唇微微哆嗦着问道。

“他对我们是很温和啊,谁让那个东方夜死不认输。”董婉儿的嘴唇也是在哆嗦着,甚至比董岩哆嗦的还厉害,可是,却仍旧不服气的说道。

“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做这个家伙的敌人,打死也不想。”第四军将领王统摇着头说道。

“这样的话,就只能将他交给赤火神境的那帮家伙去享受了啊。”陆逊说道。

“陛下。”大将军董鹏轻声说道。

“等。”神帝董听风还是只给出了一个字的回答。

“再打下去,东方夜怕是就要废了。”董鹏顿了片刻,还是咬牙说道。

“他不认输,谁也没有办法。”董听风面不改色的说道。

“我听不到。”突然,演武场中央的任寒,开口说道。

“我认输了!”东方夜咬着牙,痛苦的说道。

“裁判听不到!主席团听不到!在场的观众听不到!”任寒狠戾的喝道,脚下的动作没有片刻的停顿,东方夜还在继续像个沙包一样被摔来摔去。

“我认输了!我认输!别打了!”东方夜声嘶力竭的吼道,脸上已经是泪流满面。

“哦。”任寒点了点头,已经抬起的脚,又缓缓的放了下去。

噗。

摔落在地的东方夜再度吐出一口鲜血,却是夹杂着五脏六腑碎裂之后的杂碎,整个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堆烂泥。

“宣布比赛结果吧。”神帝董听风说道。

“属下明白。”董鹏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说道。

“本次大选宣告结束,最终的冠军是裔民区下元城的任寒,明日早朝,任寒进宫听封,三日后,飞龙城点将台,举行第七军新任将领的拜将仪式,任寒,随我来。”董鹏说着,朝任寒点头示意。

任寒也是点头回礼,朝着主席台躬身行礼后,飞身而上,随后,四道身影便是消失不见,只留下演武场内表情愕然的观众。

“神帝有令,明日六位将军上朝觐见。”

“神帝有令,明日镇海神皇携家眷上朝觐见。”

几乎是同一时间,无论是镇海神皇父女四人还是陆逊陈浪等六人的耳边,都是响起一道苍老的话音。

“走吧,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而听到宣召的镇海神皇和陆逊,也是恰好说出了同样的话语,片刻之后,观众席上,便是空出了十个座位,而再一转眼,原本热闹喧嚣的演武场,居然是走到只剩下了两个人,而其中之一,便是东方丞相。

“相爷,少爷他……”和东方丞相站在一起的那名身穿黑色武者长袍的男子说道。

“送到屈神医那里医治,伤势痊愈之后,编入青木营,十年之内不准出军营半步。”东方丞相半眯着眼睛,看着躺在地上如同烂泥一般,也在用痛苦的眼神看着他的东方夜。

“相爷,少爷如今正值青春年少,若是禁足十年,便会错过了大好年华,于少爷大大的不利啊。”黑袍男子说道。

“弃卒保车吧,只有老夫屹立不倒,才有他的安享太平,想贪图这十年的风光无限,恐怕就得搭上我东方氏族所有的性命了。”东方丞相叹了一口气,说道。

“相爷深谋远虑,是属下愚钝了,那那个任寒,需不需要属下……”

“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准轻举妄动,免得落入圈套,这个苍蝇,老夫咽了。”东方丞相冷声说道,随后拂袖而去。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整个圣城的武者,甚至平民百姓,都因为任寒的出现,和连日来夺人眼球的表现而深深震撼,尤其是今日白天暴虐真龙的那一幕,注定会深深地烙印在所有亲眼目睹了那一幕的人心底,永远无法抹去。

圣城的各大家族势力,更是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布置,这些身处政治漩涡中心的老狐狸,一个个都是嗅觉无比的敏锐,自然能察觉得出这股异样的气息,然后做出最佳的应对。

乐东县人民医院
大名县人民医院
常德治疗龟头炎医院
治疗癫痫病惠州哪家医院好
太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