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缘经世半缘情 第二百五十五章 师徒再聚谈论道

2020-02-15 18:40:29 来源: 荆州信息港

半缘经世半缘情 第二百五十五章 师徒再聚谈论道

小月没想到几个月没有见到曹老先生,他如今变得如此苍老,倒不是说面容,而是他的精神明显不佳,杵着拐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疲态。

小月赶紧走上前,握住曹老先生手,感触的说道:“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曹老先生笑着说:“我没事,怎么想起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大老远来也不提前派人送个信。”

“就是想起好久见到你了,怪想念了,临时起意罢了。”

“你真是有心了。”曹老先生并不完全相信小月的话,“走吧,先进屋坐下再说。”

小月让老陈跟着云嫣把礼物拿到屋里放好,然后再出去照看马车。

她自己则是扶着曹老先生,慢慢的走回屋子。

“师父的腿脚怎么突然这样了?”

“前些日子不小心摔了一觉,不过现在没有什么大碍。”

“唉,师父怎么没托人告诉我一声,徒儿都不知道。”小月有些懊恼的看着曹老先生一瘸一拐的样子,心里满是心酸。

这时候从偏房走出来一个精神饱满的妇人,她长慈祥无比,满脸的笑容很是感染人。

“老头子,这个俊俏的后生是谁啊?”

曹老先生拉着小月,给她介绍道:“老婆子,这就是我常给你讲的文月啊,”他对着小月说道:“这是老生的内人。”

小月听了赶紧行了一个礼,恭敬的说道:“小生见过师母。”

曹夫人乐呵呵的笑着:“免礼免礼,听我家老头子说你是个性情中人,既然如此就不必拘礼,把这当自己家里就是了。”她转身对着曹老先生说道:“那今晚上就加点菜,你们师徒喝上几杯?”

曹老先生捋了捋胡子,笑着说道:“好啊,这腿伤了之后,都好久没喝酒了。”

小月本来想拒绝,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开不了口,只好陪笑着说:“辛苦师母了,师父我们还是进入坐下吧,你这腿也不能老站着。”

曹夫人挥了挥手手,“对对,快进屋,你们进屋说话,这孩子还是怪细心的。”

小月跟曹老先生进了屋子之后,安璞也把茶水泡好了,“月哥哥,喝茶。”

“嗯,谢谢小玉了。”小月坐在曹老先生的身边,看着安璞低头不回话,脸上略显尴尬。

曹老先生也看出两人有些不对劲,连忙解围道:“安璞啊,你去厨房帮帮你师母吧。”

“嗯。”安璞像是肩膀上插了翅膀一样,急急忙忙的跑出了这间待客的堂屋。

“这一路辛苦了吧,喝点水。”曹老先生笑着对小月说道。

“嗯嗯。”小月知道安璞的小女儿情绪还没有恢复,低头慢慢的喝着热茶。

“说来你我还是真是心有灵犀了,要不是老夫这腿脚不利索,估计早就去英郡城找你了。”

小月听了疑惑的问道:“师父找小月可是有什么急事?”

曹老先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哦,刚才你来的时候,路上没有遇到别的什么人?”

小月脑子里面马上浮现那个端庄秀丽的女子面容,她点了点头,脸色难堪的说道:“遇到了。”

“哦?”曹老先生笑着问,“见到人了吗?”

“见。。。见着了。”

曹老先生颇有些意外,“见到了?真是巧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小月咽了一口口水,挤出两个字,“知道。”

曹老先生拍了一下桌子,笑了起来,“文月啊,文月,你这人。。。”

“师父,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们怎么遇见的,说给老夫听听。”

小月没想到曹老先生也如此八卦,但是此事说来也是小月的一个心病,一想到皇太后话里话外对她不满的样子,她也想让曹老先生给自己出出招。

于是小月将刚才遇到皇太后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曹老先生,末了问道:“皇太后是不是来此看望师父的?而且她为何对我如此不满?”

“嗯,她是从老夫这里离开的。”曹老先生喝了一口茶,接着慢慢的说道:“这也是我一直想去英郡见你的原因。”

“师父请讲,小月洗耳恭听。”

“记得老夫上一次去见你的时候,应该是春节后吧,”曹老先生陷入了回忆之中。

“其实上次老夫去的时候,已经听到一些风声,好像是皇上准备收购盐铁方面的开采和售卖。那个时候,老夫并有放在心上,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月摇了摇头。

“因为老夫认为这件事情根本成不了。”曹老先生忽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小月,问道:“但是现在看来,是老夫想错了,如果当时我知道这件事情是你来给皇上出主意,也许我会改变当时的想法。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小月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讪讪的说道:“其实现在还没有成,还存在很多变数。”

“变数?”曹老先生笑了起来,“如今皇上已经逐步在掌控朝廷了,你又把阻止这件事情推进的大难题都解决了。所以要真的说变数,也是看皇上和太后谁的意志更坚定罢了。”

这句话小月是听懂了

,看来皇太后确实不赞同盐铁专营的事情。

“太后是什么意思?”

曹老先生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小月的问题,反而问道:“你当年的老师有没有给你讲过一本叫《论道》的书?”

小月一听到《论道》两个字,两眼发光。但是说实在,她其实根本没有专门去看过这本书,或者说根本没有去了解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只是听历史老师说这是一本哲学书籍。

于是,她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听过,但是书里讲的什么内容,就不清楚了。”

“哎,其实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他看了看屋外的光线越来越暗,对着小月说道:“这些事情怕是三言两语说不清了,你去厨房看看,你师母的饭做好没有,我们吃了晚饭再继续谈这事情吧。”

“嗯嗯,知道了,师父。”

这天晚上,小月与曹老先生一家人吃过晚饭,又把老陈和马车安顿在院外,最后与曹老先生在书房,秉烛夜谈到天亮。

23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