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残阳如血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49:46 来源: 荆州信息港

月光小说残阳如雪第六章:牛刀初试酒壮英雄胆马子丹一打义州城    经过一番计划之后,自卫军决定攻打义州。  就在头出师这天晚上,军需官孙老桓从周围老百姓那里筹集来了肉、菜、油,为自卫军这次攻打义州备下了出师饭。  马子丹的院子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军需官孙老桓这时显得特别的忙碌。他正和五个贴身亲兵指挥着一个排的士兵向院内抬来几张大条桌,摆上碗筷儿,又从河南的刘烧锅家搬来五桶酒,东厢房内飘出了肉和菜的香味。  一时间,酒、肉摆到了桌上。郭子章的这一团人马就驻扎在马子丹家的本院,自卫军的司令部也设在这里。这次打仗前的出师饭,也就在这里吃。  其他另两个团也和这里一样伙食,在另外两处摆下酒肉。这是自打自卫军成立以来次举办的盛宴,因为第二天就要打仗,所以头天晚上就让这些参战的士兵吃个酒足饭饱。  军需官孙老桓使出全身的解数,从老百姓那里买来了三头猪和五大桶酒,让明天参战的自卫军开杯畅饮,借着酒兴到战场立功杀敌。  一千多人在一个院子里是坐不下的,所以在他的安排下,分为三个地方。这天晚上,自卫军官兵在酒桌上一直宣闹到半夜,在团长几次催促下才回到住地睡觉。  在鸡鸣之时,自卫军官兵按照布置,起床、吃饭,列队。在各团长的带领下悄悄地开拔,向东方开去,当东方天空露出鱼肚子白的时候,队伍已经开到了义州城的外围,各自按战前的分工,做好了战斗准备。  战斗计划布置好之后,谁也不会想到这次战斗失利就失利在这小股混进城内的自卫军身上,是他们提前动手,惊扰了火车站的鬼子,使他们提前进入了战斗工事。  原来,守卫西门的日伪警备队在天亮之后打开城门,放做生意的老百姓进城,他们有卖柴的、卖菜的,卖粮的,赶着猪羊的,挑担的,背篓的,坐车的,徒步的,到城门下都得拿出良民证接受伪警备队的士兵搜身检查,放过这些人之后,自卫军那几个东北军人也到了城门下,他们也拿出托城内关系早给办来的良民证,让伪警备队士兵查验,然后举起双手让他们搜身,实际他们所带的驳壳枪就在手里攥着,这两个搜身的警备队士兵只顾被搜人的上身和腰间,发现他们腰间没有什么,就把良民证还给他们,可是这几个出身东北军在小节上也没注意,平日里他们走路总是拿出军人的姿态,转身的时候也是先迈左腿,然后右腿才跟上来。这次他被检查之后,还是先迈左腿,雄赳赳地向城门洞里走去。  这时被端枪的两个小鬼子看出破绽,他们把枪一横,拦住被警备队放走的这几个人,一个小鬼子来到警备队士兵面前,气势汹汹地问:  “他们的什么的干活?”  检查过这伙人的警备队士兵回答:  “太君,他、他们良民的干活。”  小鬼子对警备队士兵骂道:  “八嘎!他们军人的干活!”  说完小鬼子照警备队士兵的脸,抡圆了就是一巴掌。  警备队士兵被小鬼子打得愣眉愣眼的,他忙说:  “太、太、太君,他、他、他、们是良民!”  小鬼子又骂道:  “八嘎,你地军人的不是,没看到他们的走路?”  说完这两个小鬼子就拉开枪拴,推弹上堂,对准城门洞里的人就要开枪。  这时在后面等待检查的十个人,他们是绺子里的胡匪出身,他们干什么都手疾眼快,做事总是先下手为强,他们一看前面的人已经暴露了身份,这十个胡子也没多想,他们从袖管里拽出了驳壳枪对着鬼子和警备队就一下子扫了过去。  可有一个鬼子没被打死,他拖着枪向城门洞里跑,被检查过的自卫军回过身来同时开枪将这要逃跑的鬼子撂倒,后来到的自卫军掏拿出枪,又上前向没被打死的站鬼子的脑袋上补了两枪。  这赶上这时,到西街上巡逻和鬼子宪兵小队听到了西城门口响起了枪声,他们忙向这里奔来,边跑边用他们手里的三八枪鸣枪报警,在城内的伪保安队和警备队听到了城西门口响起了枪声边吹着警笛也向西城门口奔来,在日本守备队院内值班的鬼子中队也跨上了三轮摩托鸣着喇叭打着机枪开出了院门冲上了通向城内鼓楼的马路,鬼子宪兵队也开着卡车向西门口奔来,一时间里城内暴炒豆似的响起了枪声。  这时在火车站附近的马子丹正带着自卫军一团运动到了姜家窝铺,他先是听到城西门口响起了枪声,他正在纳闷,自己问自己;  “怎么搞的,原计划先打火车站,怎么我们这还没动手,西门和城里先干起来了?”  可他哪里知道,今天鬼子好象有了防备,在西门口不仅增加了岗哨,而且对过往行人盘查得特别的紧。  西城门口枪声一响,立刻引起了火车站上的鬼子警觉,这些训练有素的日本兵即刻进入了临战状态。  马子丹手下的刘贵营长看了一下马子丹,马子丹对他说:  “开始!”  只见刘贵营长大手一挥,他手下的一个营的人马象散放羊一样很快就越过了道铁道,在往前就是铁丝网了,只有在车站进出站台放人的那个地方,铁丝网才有一道门。  马子丹和刘贵还没想怎样破坏鬼子的铁丝网呢,这时早有准备的车站鬼子守备队就向自卫军射来一顿猛烈的炮火,随后步枪和歪把子机枪也响了起来。可是刘贵还是从背上抽出大片刀冲到前边去砍铁丝网。  就在马子丹一眨眼的功夫,小鬼子的几颗迫击炮弹打来,在自卫军的人群爆炸,当时就有几名自卫军战士阵亡了。  在自卫军这一营里边,有原东北军老兵,他们有战斗经验,他们能利用车站外围的地形地物向前推进。那些从各绺里收编过来的绿林好汉们,不讲战术,但不怕死,他们端着大枪,很象满清后期的“义和团”念上护身咒语,就能避开枪炮子弹一样,挺胸抬头勇往直前。而那些从牛马会和联庄会收编过来的民众次参加战斗,缺乏战斗经验,听到枪炮声一响,腿肚子吓得直抖,就好象羊群遇到了恶狼,挤成了一堆不知往哪里跑了。  有做战经验的人都知道,枪炮声一响,人们要散开,不要成堆要防止敌人向人群密集的地方打炮,尽管以前练兵时担任教官的东北军军人给自卫军上课时特别强调这个战术问题,可是一到实际应用时还是忘在了耳前脖子后。  看样子,火车站的守备队早有准备,他们竟动用了九、二式步兵炮,几颗炮单飞来,正落在停止不前挤成人堆的自卫军人群里,将这些没有战斗经验的自卫军炸死一大片。  火车站枪、炮声响起之后,潜伏到火车站南边的那自卫军两个营也用大炮向火车站轰来,守备在火车站的日本鬼子小队长也不知道火车站四周来了多少人马,更不知道打火车站的是正规军还是城西的众匪,鬼子头以为火车站被包围,他生怕丢了火车站,急需的侵华战争物资运不进来,关东军司令部要他的脑袋,他赶紧用电台向守西门的鬼子守备队中队长呼叫,请求他们支援。鬼子中队长听到火车站枪声密集而且还夹杂着大炮,所以,他错误地判断火车站被围困,于是他命令伪保安队和伪警察来抓捕从西门进来的民匪,他带着日军守备队和宪兵弃掉卡车,沿铁路线向火车站赶来支援。  在西门口先进城的老东北军十个人,他们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他们每个人都在奉天城内张学良办的军官训练团里经过各种训练,各种轻、重武器,驾车技术样样精通。他们一看日军守备队弃车向火车站赶去增援,于是他们八个人都跳上停在西街口的汽车,同时也有两个人爬进了驾驶室内,发动引擎向西门口窜去。到了西门放慢了速度把另十名自卫军拽上汽车,驾车的人猛地一踩油门加足马力向西门外驰去,这一整套地熟练动作,把守西门的伪保安队都看呆了,当他们反应过来,汽车已经奔向五里屯。伪保安队的人怕担责任,他们胡乱地向西打了一阵枪就向守城的鬼子大队长报告情况去了。  火车站有了鬼子守备队的增援,枪、炮声越打越烈。马子丹一看再打下去伤亡会更加惨重,刘贵营长又赶到了前沿阵地,不在马子丹的身边,于是他和自卫军连长郭子章商量一下,让一个当过东北军的排长给自卫军二团、三团去送信,让他们撤出战斗,向西退却。  郭子章在东北军里当过连长,有做战经验,他让一团的自卫军分梯次撤出火车站,如果日本鬼子向西追击,正好在黄土坎以西,拉拉屯一带再和他们拚打。  日本鬼子一点也不傻,他们任务就是守卫火车站,他们见没有反抗,也没向西追击。  当自卫军退至老爷庙,他们检点人数,一团阵亡十九名,重伤十三名,轻伤二十一名,失踪七名。  在撤出战斗时,自卫军官兵丢下了死亡的,把轻、重伤员都救了回来,马子丹整军又向西赶了一段路,到下刺梅花沟进行歇息休整,谁知自卫军队伍到这个屯子之后在这里又发生了一件震动全自卫军的大事儿。   共 32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癫痫病有哪些饮食注意事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