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利好空间巨大大盘开局已定

2018-11-05 09:33:17

时下,提速降费再次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引发电信行业的不小“地震”。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专题发布会,再次督促“提速降费”。据悉,这是工信部今年年内第四次公开表态要求下调资费。电信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以来通信行业利好政策频现,其中“宽带中国2015专项行动”、“提速降费指导意见”明确要求运营商加快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此次“提速降费”的再次加码,行业利好市场空间巨大。

行业前景一片看好,而落实的基础支撑之一就是“提速降费”。但从当下阻碍“提速降费”的因素分析,“提速降费”的施行仍遇许多困难,目标的实现并非一蹴而就。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工信部科技委委员吕廷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国家要通过“互联+”拉动“十三五”经济发展,“互联+”就是让互联拥抱实体经济、成为社会生产力,而资费高、速慢将会制约这一目标的实现。

■■利好空间巨大大盘开局已定

从国家层面来说,“提速降费”是必然走向。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发言人张峰表示,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新常态”,建设高速宽带络、推进络提速降费一举多得,既有利于壮大信息消费、拉动有效投资,又为推动“互联+”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提速降费工作将为经济增长打造新引擎。

据国家发改委产业研究所的有关研究报告称,宽带普及率每增长10%,GDP将增长1.38%。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研究结果显示,信息服务需求每增加1亿元,将会带来3.61亿元的区域国民经济产值增长。据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信息消费规模达到2.8万亿元,增长18%,信息消费带动了相关产业1.2万亿元的发展,对GDP贡献约0.8个百分点。

此外,“提速降费”所带来的宽带普及也将引爆行业高景气周期。某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提速降费虽然会对运营商带来一定经营上的压力,但能够拉动整个电信产业链的升级,有很大的意义和价值。

据了解,目前通信行业面临收入增长乏力、毛利率下滑的压力,行业亟须转型。而此次“提速”将直接带来传输投资的增加。从整个通信产业链角度来看,通信设备商、运营商、民营宽带通信企业等都将从中受益。而随着“工业互联+”的蓬勃发展,将为通信行业转型指明方向,未来将打开巨大的市场空间。

据统计测算显示,在拉动投资方面,2015年络建设投资预计达到4350亿元,比去年增长10%。未来两年的投资将超过7000亿元,并直接和间接拉动产业链上下游的有关投资。在促进消费方面,2015年将带动智能、计算机、互联电视等终端设备销售额超过1.6万亿元,其中4G终端销售量预计接近4亿部。

■■运营商倾其之力数据是出口

自3月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宽带“提速降费”要求后,几个月来运营商诚意满满,举措频繁。

在今年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前期,三家运营商同时公布了“提速降费”具体举措。中国移动提出年底流量综合资费同比下降超过35%,中国联通则表示要将综合单价降低20%以上。中国电信也承诺年底前宽带平均接入速率提升至20Mbps,价格下降35%。此外,三大运营商还将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流量共享等服务。

而本月初,中国电信宣布,面向所有已开通国际、港澳台漫游服务的245个国家和地区大幅下调数据流量、通话和短信资费。在此之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也分别宣布集中下调国际漫游流量资费。

虽然三大运营商举措频繁,资费调整力度平均达到了30%以上,但具体执行方案却并没有获得用户的认同。据了解,运营商一方面要担负公共服务的身份,同时作为上市公司还要面临营利性的压力,在与社会效益间实现平衡,确实压力不小。

据《财富》近日发布的2015年中国500强排行榜显示,三大运营商排名都出现集体下滑。显然,提速降费的推进,在国内4G和高速宽带建设高投入的背景下,对运营商的经营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事实上,目前国内电信运营商利润率相比于国外已经偏低。据了解,移动税后利润率稍高,联通、电信却尚不足5%,这一数字仅相当于传统制造业的平均利润率。

中国移动一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就表示,作为国资委下属的重点央企,三大运营商背负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和利润的目标,完不成任务则意味着业绩考核不过关。

此次,工信部对“提速降费”再次加码,给运营商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吕廷杰指出,国企的机制和考核制度不健全导致了短期行为,制约了企业创新,但我们也有新的创新出口。他指出,实际上运营商掌控了大量的数据,即社会的信息指纹。目前,国际上许多基础电信运营商都在通过建立大数据分析能力,开发数据资产,为社会提供盈利的数据服务,从而缓解自己的成本压力。国内的运营商可以借鉴。

■■“提速降费”落地不是运营商的家事

“提速降费”对经济、对产业的利好作用有目共睹。然而,在面对降价之后的多重利好,为何作为国企的运营商没有勇敢地降下来?在相关人士看来,提速降费真正落实,远非运营商一纸方案能够实现。

国家发改委体制改革研究所研究员史炜指出,运营商是国有企业,同时也是上市公司。运营商时刻面临国资委的业绩考评。在国外,运营商可自行调整资费,但国内的运营商却不能。调整资费必然会导致利润下降,这在考评中会受到追究。

据了解,我国视通信、能源和金融行业为战略性敏感行业,至今要求必须由国资控股。但在上述三大领域,金融业的利息是由央行定的,能源行业的电价和油价是由发改委定的,只有通信行业将定价权交给了企业自己。因此通信行业是三大领域中改革深入,竞争激烈的,但社会依然不满意。“我认为,这根本原因在于国家对通信行业的定位和治理结构存在问题,在于企业利润的考核制度。作为国民经济基础设施部门,应更注重社会效益。”吕廷杰强调说。

除了考核机制和体制问题,还有技术难题。据了解,用户对络速度的体验,取决于硬件、络、服务器等因素。不同的硬件终端,速体验各有差别。在络层面,4G高速络广泛普及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固定宽带要实现光纤替代铜线,还面临着“一公里”的难题。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互联协会理事长邬贺铨指出,运营商要完成小区光纤入户改造,会面临不少施工难题。比如一些宽带运营商在进小区安装光纤时,多会遭遇物业要价离谱的“进场费”。此外,宽带提速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涉及基站的布局等。宏观而言,带宽的扩大需要国内干线光缆重新铺设扩容,也是较大工程量。

一直以来,运营商都是电信资费快速下降的主要推动者。近日致电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时,两家也表示正在针对工信部提出的新要求在积极制定“提速降费”新政策,有望不久会发布新举措。“其实,运营商本能地也需要降低资费,尤其在三家竞争白热化的行业背景下,降价是拉拢用户、扩大规模效应敏感的杠杆,不是运营商不想降,而是片面强调降价的结果终只会对电信业造成伤筋动骨的后果。”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对此,吕廷杰也指出,基础电信服务业在从语音业务向互联业务转型的过程中应改进结构,实现业分离,让重资产、大投资的基础设施部分共建共享,业务层逐步向民营资本开放。同时,政府应做好公众资源的协调工作。例如,青海省政府就决定将原用于广播电视的700M优质频率拿出来用于4G络,这样可以直接将络建设成本降低为现在的五分之一左右。“提速降费”不是运营商一家的事,需政府和市场协同发力。

(来源:人民政协报)

捕鱼游戏下载
一乙醇胺厂家
智能消防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