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舞】鬼魅系列(传奇小说)

2019-09-14 08:42:11 来源: 荆州信息港

一、魅褶
雨,特别大,大到不能用瓢泼来形容,房顶的秸秆被风扯走了不少,屋门越来越倾斜,土墙被雨冲刷着,越来越薄,魅褶显得如此不安,知道老天来收她,恐怖地睁大眼睛望着窗外,一道闪电在她面前划过,她的眼睛开始流血,紧接着一个炸雷劈在她的头上。整个院子被笼罩在一片火海里,她拼命地冲出火海,却带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倒地,凄厉地叫着,翻滚着,渐渐不动。雨停,一个男人进屋,看到地上被烧焦的尸体,叹息一声,似乎这样的结局早在意料之中。雷电炸响的时候,他就在大门口蹲着,院子里发生的一切他看在眼里,情知她作孽太多,煞气太重,就算自己进院子也救不了她的命。他惨淡着一张脸,瞎眼里淌出一滴浑浊的泪水。把她抱到大门外,轻而又轻地横着摆放在满是泥浆的地上,裸露着,一段焦炭,一团漆黑……
无意识,睁不开的眼,耳朵中传来软体翻动地响。是谁,在拨弄他的头发?是什么箍紧自己的腰?他闻到了那一缕熟悉的、淡淡的玫瑰花香,是魅褶。
她踮起脚,似乎是悄悄地,却又是大摇大摆地走到他面前,穿过他的身体,站在他后面,他感觉到她如兰的呼吸。伸出手,似乎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却又似乎无从扑捉到她的躯体。
他的背一阵剧痛,自己的心,瞬间空了。她用手捧着一颗红色的苹果,滴着一些粘稠的液体,如红酒般的艳丽,她的脸是清晰的,神情凄厉,嘴里说一声:人还你,心,我带走了。话语甜甜的,如她平日里的眸子。话音落,她的身影烟一般地消散了。屋后是火车经过时隆隆的声音,车窗外是丛林般的手,渐渐模糊。
他叫一声,醒了,听着时钟的针一顿一顿,走一个圆后,继续走着,如他与她的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呵,开始与结束有区别吗?秒针为什么一走一停呢?在停下的那一刻,它,在经历着什么,或者,在想些什么?不知道,或许这是属于它的秘密,如她的秘密。
他坐起身,头,涨涨的。忍不住想做点什么,却不知道要做什么。混沌的状态,混沌的大脑。抽离,跌落。这是一个漩涡,慢慢淹没。
他的眼睛瞎了。
山顶,有一处简易草庐,有榻有桌椅,摸上去既能遮风挡雨,又能庇荫乘凉,干净清爽,不似有人居住,他笑了,心下有种莫名的欣喜,摸索着放下行囊,打算在此独居几日,躲一躲清闲。
山,太过安静,安静得有些瘆人,既没有鸟叫,也没有虫鸣,起风的时候,除了矛庐的草细细的呻吟,便再无动静。
夜里,忽然雷雨交加,草庐有些抵抗不住,飘摇着,四处透风,八面漏雨。他闻到一股甜甜的玫瑰花香,接着,一个凉津津的软体,从他的脸上滑过,缠绕在他的脖子里,越缠越紧……玫瑰华香越来越浓郁,他开始窒息,一个飘忽的声音在耳际甜甜地笑着:走吧……从此……我们……一起过红色的日子。他知道是魅褶。
当他的灵魂脱离地面的时候,他看见魅褶的怀抱里那个像极了自己的婴儿。

二、魅霎
废柴箩筐里的猪草已经薅满了,也没见到梅儿的影子。他想:再等等吧。也许,梅儿因了什么事耽搁了。他抬头看看,天上一块乌云在他头顶黑乎乎的盖着,要下雨么?这么想着,没精打采地往乱坟堆走去,打算找个坟头靠着眯一会儿。昨晚他着实累了,梅儿这个小娘们太狂了,如果不使出杀手锏她以后怎么服他?思忖着,却把鼻子皱了起来,他闻到一股甜甜的玫瑰花香味。奇怪了,这乱坟堆里哪里来的花香味?他打算四处找找,却发现两只脚像被钉在地上,怎么也抬不起来,他吓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遇到鬼打墙了。
远处河套传来梅儿的叫声:“柴哥哥,柴哥哥……”废柴急忙张嘴答应,可,任凭他如何努力,嘴巴却始终发不出声音。他急忙拿出箩筐里的镰刀,朝自己的手指划去。他听老人说过:鬼一怕见光,二怕见血。遇到鬼打墙,就把自己弄出血来,往脸上一呼啦,便可解禁。废柴正寻思着划那个手指,却听到一声弱弱的啼哭声音。抬头,不远处的一个坟头上,一个婴儿粉嘟嘟地躺在一片紫纱上,废柴战战兢兢走近,那是一个女孩,身上散发着甜甜的玫瑰花的香味……
旷野静悄悄的,虫鸣蛙叫的声音瞬间消失,废柴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废柴抬头看看天,头顶的乌云越压越低,貌似雷阵雨要来的样子,废柴一着急,吼了一嗓子:“谁家的孩子?谁的孩子啊?”废柴刚叫一声,就听到梅儿在不远处冲着他急叫:“柴哥哥,那孩子碰不得,柴哥哥,千万不要去碰……啊……”随着梅儿一声惨叫,四野重新恢复寂静。
雨点,先是噼噼啪啪地砸着,接着是哗哗啦啦地浇着。废柴被雨水浇得睁不开眼睛,闭眼脱下自己的衣服,双手试探着去包裹坟头上的婴儿。婴儿在雨中静静的,不哭不闹,任由雨水冲刷,被雨水洗过的小身躯,干净白嫩,左胸上一个玫瑰花胎记在雨中尤为醒目。
废柴不忍心看着一个可爱的婴儿被遗弃在乱坟堆里,伸手去抱,耳边再次响起梅儿的惨叫声。废柴转身离去,刚迈开步子,女婴在废柴身后“咯咯”地笑了起来,废柴停住脚步,一咬牙,抱起女婴放在铺满猪草的筐内,背起就走,三步两步往河套赶去,梅儿刚才惨叫的声音来自河套。梅儿,梅儿……废柴一边拼命呼唤,一边快步沿着河套寻找梅儿。在河套转弯处,梅儿仰面躺着,双眼圆睁,脖子与头被利器割裂开去,薄薄的小衫敞开着,硕大雪白的双乳不见了,胸部平平的留着两个碗大的肉坑,被雨水冲刷着,肚子上被刀刻着一朵醒目的血梅花……
天,阴而闷热,这是一场暴雨要来的迹象,知了在粗大的白杨树上“滋啦、滋啦”地叫着,废柴坐在树下纳凉,短褂白白的,藏青色扭腰小裤有些紧,把他裆里那点东西勒出两个圆球。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呈暗灰,眼神痴而直,枯枝般的手里端着一只骷髅头雕刻的空碗。
魅霎从屋子里走出来,一缕紫色的轻纱搭在胸前,手里捧着一汪黑色的水,袅袅婷婷地走到废柴的身边,手一松,那汪黑色的水漏到废柴的碗里,顺手撩起胸前的紫色轻纱,双手握着自己的右乳,轻轻一挤,几滴雪白的乳汁滴进黑水里,顿时,一股甜甜的玫瑰花香从碗里溢了出来。魅霎从废柴的手里接过碗,就势偎进废柴的怀里,一扭腰坐在废柴的大腿上,接过他手里的碗,自己喝一口,对着废柴的嘴喂了进去。
一碗黑水喝完,魅霎拉开废柴的裤腰,看着他裤裆里的阳物越变越大,越变越红,魅霎甜甜地笑了,轻轻松开废柴的裤腰,牵着他的手往村外走去。
乱坟堆,今年的野蒿长的出奇的好,郁郁葱葱一人多高,不知名的野花间杂在乱草中。魅霎把身上披着的紫纱解下在一片空地上铺好,把废柴安置在上面躺好,自己闭眼坐在一边,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一团乌云带着雷声滚动而来,魅霎继续念着,双手上举,一股电流直冲而上,乌云被她手指上的电流撕开一道口子,雨,倾盆而下。
魅霎睁开眼,站起身来,对着空旷的雨幕大叫:“娘,回来吧,我给你送供品来了。”一声炸雷,一团红光随闪电而至,卷起废柴往不远处的河套飘去……
魅霎,废柴在乱坟堆里捡回的女婴,是魅褶与瞎眼的女儿,十五岁。
年轻道士顺着甜甜的玫瑰香味往河套追去,离河套越近,他感到煞气越重,他走得越快脚步越不稳,一阵风邪邪吹过,把他头顶的发髻吹散,一缕长发随风飞舞,道士两眼发直,似乎看见了什么,脸色瞬间惨白,几分钟后胀成紫茄子,他的双手在脖子里努力抓扯着,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绳子在脖子里越勒越紧,他的身子逐渐变软,一条腿跪在地上,接着,整个人倒了下去,他痛苦的举起一只手,手里是一丝紫色的丝线,冲着河套边喊:“魅霎,你这个毒蝎女,等着天收你。”话音落地,他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小巧的巴掌印,恰似一朵怒放的玫瑰花。
魅霎轻盈的从河套下面飘了上来,冷笑:哥哥好乖,这就送上门了,难道你算出来今天是我采阳的日子?说着,俯下身去,把道士的阳物从道袍下一把揪出来,在胸前的玫瑰花胎记上,揉着搓着,那阳物在她不断的揉搓下渐渐胀大发红,一个时辰的样子,道士的阳物在魅霎的手里变得通体粉红发亮,并散发出甜甜的玫瑰花香,魅霎笑了,妖妖甜甜地笑着,双手把阳物捧起,慢慢塞在自己的嘴里,吸着,吸着,道士的肉体随着魅霎的吮吸,逐渐瘪了下去,瘪了下去,而魅霎胸前的胎记却越发鲜艳了……

三、魅鹿
残阳如血,一个身材欣长面容俊美的少年,着一袭蓝布长衫,戴一顶斗笠,背一柄长剑,翩翩在一条土路上,神情凝重的走近一个村子。村口牌坊上端三个大字:魅族村。村口不远处,有一酒肆,门口酒幌上吊着几个大字:一碗上头,二碗伤心,三碗丧命。少年冷冷一笑,一步跨了进去。酒肆内空无一人,他走到一个角落捡一张靠墙桌子坐定,阴森森一声:“小二,拿酒来呀。”
“来了,客官,您要点什么下酒菜呀?”店小二听到唤声,急忙从里间跑了出来,看到少年眉宇间英气逼人,而苍白的脸色又隐藏几分煞气,便乖乖地讨好着。
少年想起酒幌上的几个字,说道:“来一个卤煮僵尸头,爆炒瞎眼珠,凉拌长舌妇,一碗愁肠汤,老白干三壶。”
小二说:“爷,可有看到我家酒肆幌子上写的字?”
“爷就是看到了才进来点菜饮酒的,怎么了,怕爷不给钱?”那声音冰冷绝情,阴森森凉津津,好像从地下冰窖里传出来的,从店小二脸前扫过,让他机灵灵打个冷颤,一股寒气从头窜到脚。急忙哈腰说:“爷,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去,请稍等。”小二抖着两条腿穿过后门往后院走去。
不多时,一个俊朗的中年人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闭着眼,直接向少年的桌子飘来,少年一眼看出,他是个瞎子,虽然他没用盲竹,也没有摸索的动作,但他时不时用鼻子嗅着自身的周遭,少年便知道自己的判断没错。
中年人平稳且准确地把托盘放在少年的桌子中间,从托盘上端下四个盘子,微笑着说:“客官,这是您要的下酒菜和老白干。”说话的时候,少年闻到了一股淡淡甜甜的玫瑰花香,他立即警惕起来,莫非他就是师兄说的被雷劈死又重生的双魅身边的瞎子?
中年人放好酒杯、菜碟,谦逊的弯腰施礼,后退着飘了出去。少年觉得他是身形异样,低头一看,发现中年人没有脚,他的腿上装的是一双轮子,再看地上是横七竖八或深或浅的沟槽。
四个盘子整齐的摆放在少年眼前,看盘子里,头是头,眼是眼,舌是舌,一个个活生生地冲他狞笑。他冷哼一声:果真是个害人的黑店,今日犯到爷的手下,看爷怎么替师兄报仇,看爷怎么除恶务尽。这么想着,便抽出背后长剑照着桌子挥了下去。突然,眼前人影一闪,手腕一紧,中年人端端地站在他的眼前,两根手指搭在他的腕上。
中年人松开少年,用筷子夹住僵尸头,轻轻一动,整个僵尸的头颅松软地散开,雪白的麦面发糕,滚圆的褐色红枣,丝丝缕缕的黑色发菜,规矩的摆放在盘子里。
“这位爷,你坐下,我陪你喝一杯。”中年人说着,从怀里摸出两个酒杯,举壶斟满,递给魅鹿一杯,自己跟前放一杯。
少年疑惑,自是不肯动杯子,瞎子脸色凝重地说:“我知道你是灵鹿道长,是来为你师兄报仇的,也是奉师父之命前来除害的。但是,就你现在的功力远远不是她们的对手,我这酒是用你师父给的秘方来酿制的,可助你功力。快喝,不然来不及了。”说着,侧耳静听,远处隐隐传来雷声,一阵邪邪的阴风吹过,一股甜甜的玫瑰花香轻轻绕绕地灌满屋子,少年来不及喝酒,便觉得双眼极度不舒服,眼前一片漆黑,身子渐渐开始发软,瞎子手疾眼快,一手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喂进少年嘴里,一手端起酒杯直接给少年喂了下去。
“哥哥,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小良人么?看似不错的哦,不过怎么只有一个呢?一个不够的哟。”
“呵呵,是的呀,爹爹,你是不是在吃醋呀,那么好了,这个我来用,让娘和你重温旧情吧。”雷声过后,大雨倾盆而下,魅褶莺莺燕燕的话语伴着魅霎娇媚柔弱的笑声,一红一紫两块纱巾带着雨点从窗口飘了进来,直接飘到少年的桌子上。
“今日这位爷,可不是让你们随便消受的,也怕你们一个人消受不起。”中年人端端地坐着,语调平缓地说着,同时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哥哥这话有味道,一个人消受不起,那就两个人同时消受,免得一个人享受快活着,一个人看着难受着。”说着,红色纱巾一端飞起朝少年脖子缠去,中年人快速站起,侧身挡在少男身前,说:“今日你想消受他,得先把我消受了。”说着,伸出左手接住红纱巾的一头紧紧攥住。
“老瞎子,别以为我叫你一声爹爹,我就不敢杀你,你知的,在我和娘采阳之时,谁挡谁死。”话音刚落,紫色纱巾刮出一股旋风,朝中年人卷去。
中年人看女儿已起杀心,伸出右手接住她的紫纱巾,两眼含泪,大声说道:“魅褶,带女儿找个仙山修炼去吧,别再祸害人间了。上次因你作孽太多,苍天收你,本要灭你魂魄的,只因你肚子里有胎儿,才只毁了你的肉身,留了你的魂魄,如果你再不醒悟,这次老天绝不容你,让你和女儿一起魂飞魄散,你不念我们相好一场,也要念女儿年轻呀。”
“娘,你的情人交给你了,你们叙旧去吧。等我先制服了这小良人,让娘享受着,我再替娘和他慢慢算账。”说着,紫纱巾变成一把利剑,直直的往少年胸口戳去。
红纱巾一抖,魅褶现身,一如初识般清纯水嫩,妖媚娇人。对着中年人嫣然一笑,说:“爱哥哥,久违了。”
中年人见魅褶现身,情急之下,一边运功抵挡,一边冲少年叫道:“灵鹿道长,快醒醒……快醒醒快醒醒……”一边冲魅褶喊道:“魅褶,你快让魅霎住手,他是我们的儿子魅鹿。魅霎,你快住手,他是你的哥哥。”
少年醒了,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明白了什么。觉得胸口有些痛,低头一看,一个紫衣少女亭亭在自己跟前,一柄长剑已刺进自己的皮肤。
空气凝固了,画面瞬间定格。
中年男人用眼睛示意少年,少年快速出手,魅褶与魅霎还没来得及反应,被少年的鸳鸯剑从左右手同时刺中二魅胸口的玫瑰图形。二魅瞬间软了下去,倒地之时,化作两朵玫瑰,红色玫瑰艳丽盛开,紫色玫瑰花苞含羞。
中年男人用鼻子嗅着,从地上捡起玫瑰花,递给少年。少年接过,揣进自己的怀里。
“我是魅鹿?”少年疑惑地问中年人。
“从今日起,魅族村人间湮灭,魅鹿已死,你是灵鹿道长。把这两朵花带回山上,让你师父把她们压到空灵洞去。五百年之后,如花瓣颜色暗而淡,说明她们已消除魔念,可放她们再次投生人间。如花瓣颜色依然鲜艳,就请灵鹿道长让她们魂飞魄散吧。”
少年稽首唱诺,转身而去,身后的魅族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野上,空寂寂,寂寂空,有炊烟,无人烟。

共 55 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年轻时也追随潮流看武侠小说,看的少,看的不入迷,却就喜欢了古龙。有人说“古龙的风格比较酷,他的文字很诗化,有许多留白的空间,任你去想象。”这篇文字有点这种意思了。虽然是鬼神,虽然是臆造,虽然可以任意想象,这比写实简单吗?其实更难。没有现实做参照,没有生活做依托,没有空灵之本性,想要写出飘逸鬼魅的幻想作品也是枉然,不然世间也就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堪堪流传,在我们这样拘泥的人是难以想象这种文字的炮制的。于是也就惊悸于作者胆大,妖媚,蛊惑,空灵,简洁,幽深的文字中。这是一个人的天赋,色香味精致地端上的一碟珍馐,有些异样却更让人垂涎欲滴。尤其旷野之描写,妖孽之神情,也是极尽妩媚与旖旎,在残酷的鬼世界营造一份人的温情。谁也逃不去人的藩篱,千般辗转,万般绸缪,终于挣不过一个情字。试问,若无情,这世间还能做甚?哪怕是鬼是妖是魔!仿佛是一则灵异,实则也是一段孽缘,然后再辅以正义阳光,我想这就是人类的乌托邦了。编辑工作许久了,编辑这样的文章是次,惊叹着作者的文笔与想象,折服于作者的浪漫与诡秘。生活因此而点缀,文字因此而繁芜,人间因此而丰盈。在文字的百花园中,好像独独少了这一枝?作者以此为殤的不仅仅是一篇灵异故事,或者还展示了超凡的才情。【轻舞编辑:健唔】【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10240005】
1 楼 文友: 2017-10-21 15:29: 2 问候萧萧姐写作辛苦。好久不见,可好?姐的文让人拍掌称奇,好的作者、好的文章,江山之幸、轻舞之幸!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0-21 16:41: 8 谢谢你如此高的评价,我,嘿嘿,除了忙还是忙,玉儿可好?
2 楼 文友: 2017-10-21 16:15:44 别具一格,引人入境,抓住读者的心不放,好魅惑的文章。 悠然、坦然、超然、了然、顺其自然。
回复2 楼 文友: 2017-10-21 16:42:18 谢谢你哈,望雪。
 楼 文友: 2017-10-21 16:50:57 健唔姐的编者按写出文章的核心主题,谢谢姐,你辛苦了。 菊黄菊白菊淡,秋静人静心静
4 楼 文友: 2017-10-22 08: :52 萧萧姐你好坏,看得俺心惊肉跳的,好怕怕哟。还不快来安慰安慰然然 爱文字,爱生活,爱自然!
回复4 楼 文友: 2017-10-24 18:1 :58 然然,乖乖,姐一直在忙,现在来安慰宝宝,到我的怀里来,给你讲鬼故事。
5 楼 文友: 2017-10-25 19:05: 8 恭贺老师佳作获精品,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5 楼 文友: 2017-11-29 18:2 : 1 谢谢您的光临,谢谢
6 楼 文友: 2017-11-0 09:5 :45 萧萧姐早上好!今天才从山里回来,看到文章加了精,真呀迈真开心。呵呵!萧萧姐好棒哟!么么哒! 爱文字,爱生活,爱自然!
回复6 楼 文友: 2017-11-29 18:26:0 好了,小乖乖,你好好的,姐就放心了。儿童中暑的症状
孩子中暑怎么办
吃什么药治拉稀
适合血管性痴呆的中成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