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油成本压力虚实难辨不限价可罚50

2019-10-13 05:37:51 来源: 荆州信息港

  食用油成本压力虚实难辨 不限价可罚500万元

  编者按俗语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看似琐碎的事务不仅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可以从某些方面反映出资本市场的冷热,... 编者按俗语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看似琐碎的事务不仅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可以从某些方面反映出资本市场的冷热,以燃气、电、水等为代表的公用产品价格调整,食用油等日用品调价,又将在资本市场掀起怎样的风浪?本报今日专门对此进行盘点分析。7月10日鲁花集团撤回涨价通知之后,7月21日有媒体报道称,食用油巨头金龙鱼、福临门也在酝酿涨价,并已向国家发改委提起申请涨价,涨价幅度在5%左右。《证券》多次致电中粮集团及益海嘉里集团相关负责人但都未给予回复。据中华油脂信息主编郭清保表示,按照目前进口大豆的成本和大豆油的售价,加工企业加工每吨大豆亏损200元左右。益海嘉里和中粮目前大豆加工量分别处于国内和第二的位置,两大巨头承认面临成本压力,但是否调价还需考虑各方面因素。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在接受《证券》采访时表示:“近期由于原材料价格、人力、物流、电力等成本上涨,食用油企业成本压力较大,利润受 到挤压,限价令使企业暂时将成本压力进行内部消化,现在企业提价却面临着来自社会各界的压力,企业何时提价,提价多少都成为一件难事。”涨价压力不小据了解,食用油限涨令到期已一个月有余,但食用油价格正在慢条细理地悄悄上涨。简爱华认为:“食用油企业涨价愿望依然强烈,而小型食用油企业在大食用油企业涨价前并不会冒着失去原有市场份额的风险而贸然涨价,在价格上很大程度向大食用油企业看齐。”在商务部重点监测的食用农产品(000061) 数据中可以看见,三大食用油品种中,花生油从5月至今已连涨9周,菜籽油和豆油也整体处于上涨趋势。商务部近的监测数据显示,6月27日至7月3日,粮 油零售价格稳中有涨,菜籽油、花生油分别上涨0.3%和0.1%;豆油与前一周基本持平。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发布本期商务预报显示:上周(7月11日至17 日)国内食用油零售价格比前一周(下同)上涨0.6%,其中花生油、豆油、菜籽油零售价格分别上涨1.1%、0.4%和0.3%。6月下旬,国家发改委曾摸底全国食用植物油库存,当时,有业内预估,摸底完毕,国家将制定新的食用油调控政策。不过至今并无下文。 广州期货分析师秦海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表示,7月-9月是大豆易被炒作的季节。中国大豆主要来自美国,这个季节自美国进口的大豆成本或大幅提高,豆 油也将受影响。同时,调研报告显示,今年国产大豆产量将降20%-30%。因此,国家发改委摸底库存,以备调控之需。去年12月以 来,尽管大豆、毛油、人力成本持续攀高,但在国家发改委的约谈下,食用油限价令延续半年之久。近日,花生价格持续上涨,以花生油为主的鲁花终于扛不住了, 决定旗下花生油涨价5%。据了解,今年我国花生减产,且质量有所下降,价格上涨之下,农民反而更为惜售。去年,花生上市时的价格在每吨8400元左右,但 目前用于榨油的花生价格涨到每吨10000元以上,作为食材的花生价格达到每吨15000元。此外,人工、物流以及电力等多种生产成本均在上涨,使其 盈利压力增大,终选择涨价。相较于大企业一些小型食用油企业早在2010年12月就有部分已经停产,早在2010年12月2日,国家 发改委约谈中粮、益海、九三和中纺四家食用油巨头,提出两条要求,保证供应、稳定价格。四大食用油巨头全国的市场占有率达到60%左右,管住了四大巨头就 等于拧紧了食用油涨价的龙头。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就曾对外表示,据他了解,南方的一些食用油企业也已经停产了。停产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在政府的限价调控下,食用油生产企业初现亏损。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表示,目前市场存在“倒挂”现象,其中以花生油“倒挂”现象为明显,去年,花生上市时的价格在每吨8400元左右,但目 前用于榨油的花生价格涨到每吨10000元以上,作为食材的花生价格达到每吨15000元,花生的价格与去年相比几乎翻倍,加上人力成本、物流、通胀 等的多重因素影响,加剧了此现象,直接的解决方法是提高终端产品的价格,其次,就是通过缩减产品生产线来减小亏损额度。”但近日市场有消息称,近日国储将定向销售400万吨临储大豆以缓解油企亏损状况。不执行限令价可罚500万7月18日,业内传言国家将再次定向抛400万吨大豆以缓解油企亏损状况,但现在未得到证实。业内人士表示,400万吨大豆将相当于国内一个月大豆用量,抛储大豆的传闻会令市场产生一定恐慌情绪。 对此传闻,光大期货分析师赵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提出质疑表示:“国储库存量在万吨,如果抛400万吨,相当于储备的大豆基本全抛了。 从国家安全储备的角度看,这种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而且上次计划定向抛300万吨给油厂,但油厂也只要了220万吨。这也说明目前油厂并不缺豆。”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再度抛储大豆的目的在于:一是为了弥补油厂亏损的局面,二是为了轮储库存的2008年陈豆。从历史经验来看,抛储对大豆价格的实质影响有限,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影响。赵燕表示,“抛储无疑会对短期豆价构成压力,因而近两日盘面走势较弱,但更多影响还是在心理层面。因为抛储定向为指定油厂,对整体市场实质影响不会太大。”企业不敢贸然涨价的原因不止是发改委的约谈,除此之外注意到国务院在2010年10日公布了修改后的《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 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法制办公室负责人在解读新《处罚规定》时说:《价格法》明确规定,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着上涨或可能显着上涨时,国务院和省级政府 可以采取价格干预措施;市场价格总水平出现剧烈波动等异常状态时,国务院可以采取价格紧急措施。为保障政府在必要时依法采取的价格干预措施或紧急措施的有 效执行,新《处罚规定》加大了对不执行法定价格干预措施或紧急措施的处罚力度,罚款上限由现行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那么不难看出,其中缘由对于食用油企业来说涨价或是何时提都有“讲究”。(:张旭东)

  更多

  0

  版权声明:本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中国企业××(频道)"和"来源:中国企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中国企业所有,任何媒体、站或个人未经本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协议授权的媒体、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企业报",违者本将依法追究。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对其真实性负责。

传感器
智能
信托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