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世界上遥远的距离我在约旦河西岸你却在加

2019-01-10 12:03:47

"世界上遥远的距离——我在约旦河西岸,你却在加沙地带"

新华拉姆安拉2月13日电(高路)“世界上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在巴勒斯坦,一个真实的故事演绎出另一首凄美的诗:

“世界上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在约旦河西岸

你却在加沙地带”

2月14日情人节将至,拉希德·法达赫的心愿,只是能将鲜花或巧克力送到未婚妻达利娅·舒拉卜手中,然而他却无法亲自完成这个简单心愿,只能托人将礼物送过去。

拉希德今年35岁,住在约旦河西岸城市纳布卢斯,小他3岁的达利娅则住在加沙地带。两地间不过两小时车程,但这个距离却让相恋数年的情侣咫尺天涯,会面无期。

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都是联合国认可的巴勒斯坦领土,地理上却不相邻,中间隔着以色列国土。以色列控制两地边界,还设置多个军事检查站,两地的巴勒斯坦居民若想相互往来须先获得以色列许可,手续繁复且条件严苛。2007年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夺取加沙地带控制权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居民的出行限制更加严格。

2011年,拉希德与达利娅在约旦首都安曼相识相爱,他们约定在不久的将来幸福牵手、永结同心。回到纳布卢斯,拉希德迫不及待地贷款买房,添置家具、电器,憧憬着幸福的未来。2012年,他取道埃及辗转进入加沙地带,与达利娅签订婚约。他原想着自己与心上人不久后就能在纳布卢斯相聚,没想到,达利娅离开加沙地带的申请一次次遭以色列方面的拒绝,这一拖就是3年。

为了能在一起,拉希德与达利娅记不清找过多少国际组织寻求帮助,但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你们还是分手吧!

“我试过用订婚证明来换通行证,也试过争取陪同母亲去约旦河西岸就医,但都被以色列方面拒绝了。有人告诉我,必须先离开加沙地带到第三国,才有可能进入约旦河西岸,”达利娅痛苦而无奈地说。

随着时间越拖越久,拉希德的沮丧与日俱增。空荡荡的新房里,不少家具、电器甚至还没打开包装。他不知道,心爱的达利娅何日才能来到自己的身边。

男人到了35岁还未婚育,这在巴勒斯坦不并多见。家人发现,敏感的拉希德不愿参加朋友的婚礼,大家都不敢触碰他的伤心事。“拉希德的许多朋友都建立了家庭,他却还在苦苦等待。我不能让他们分手,因为达利娅是他的真爱,”拉希德的母亲萨纳说。

此时此刻,达利娅在加沙地带同样备受煎熬:“想想新房已经准备停当,我却不能搬过去。我看过照片,非常漂亮。”

为了能早日团聚,这对恋人在社交站上发起呼吁,期望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能出面向以色列施压。两人在社交站上收获的支持越来越多,但政府部门认为,官方能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巴勒斯坦内政部副部长马鲁夫·扎赫兰坦言,在巴勒斯坦国,类似情况很多,不少夫妻因为不能见面,不得不作出离婚的痛苦决定。

如今,拉希德与达利娅只能靠和络联系,以解相思之苦,而这样的联络也经常因为加沙地带停电而中断。拉希德说,难熬的日子,是去年夏季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期间,那段时间,加沙地带很难接通,每天供电才几个小时,想听到心上人的声音难上加难。

比起达利娅来约旦河西岸定居,现在电力部门工作的拉希德移居加沙地带或许容易些。但两人都认为,加沙地带经济状况太差,拉希德很难找到工作,生存不易。

现实或许残酷,拉希德和达利娅却不言放弃,两人时常在里规划未来。“我们甚至为未来的孩子取了名字。个孩子若是男孩会叫萨米尔,这是我父亲的名字,要是女孩就取名萨拉,”拉希德满怀憧憬地说。

达利娅同样信心满满:“尽管艰难,我仍然相信爱情可以冲破一切禁锢与藩篱,爱也是我们活下去的动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原标题: "世界上遥远的距离——我在约旦河西岸,你却在加沙地带"

稿源:环球

作者:高路

H5斗地主开发公司
东莞市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价格
天津友发热镀锌钢管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