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山西黑金煤老板帮官员买官官员帮平事

2018-12-07 01:02:54

山西黑金:煤老板帮官员买官 官员帮平事

山西省和吕梁市多位政、商界人士称,聂春玉主政吕梁时期,经济腾飞背后却是官场腐败为严重的时期,调查聂春玉,便掌握了吕梁群腐的核心。

资料图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一座煤矿。 新华社王广壮摄  山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聂春玉。 山西省和吕梁市多位政、商界人士称,聂春玉主政吕梁时期,经济腾飞背后却是官场腐败为严重的时期,调查聂春玉,便掌握了吕梁群腐的核心。  山西省和吕梁市多位政、商界人士称,聂春玉主政吕梁时期,经济腾飞背后却是官场腐败为严重的时期,调查聂春玉,便掌握了吕梁群腐的核心。  8月23日,中纪委发布消息称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随后吕梁市又有一名市级官员和三名煤老板被查。  山西省和吕梁市多位政、商界人士透露,聂春玉主政吕梁期间,在煤炭市场繁荣大环境下,两次煤改造就多了位能源大鳄。而这些煤、矿老板又与当地官员相互支持、利用,形成吕梁政商互动关系。  一位知情人评价:政、商两界人脉极广的煤业大亨邢利斌被查,拉开吕梁反腐大幕;聂春玉被查,则是吕梁肃贪的高潮。“调查聂春玉,便掌握了吕梁群腐的核心。”  从8月23日,中纪委发布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消息至今,新京报了解到,8天时间里,吕梁市又有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以及3名重量级煤炭、钢铁领域富商被带走调查。  聂春玉曾于2003年至2011年在吕梁市主政8年,先后任吕梁市长、市委书记。  接近山西省委的人士透露,聂春玉被查主要涉及主政吕梁期间收受煤矿老板贿赂等经济问题;或被吕梁煤业大佬邢利斌案牵出。  随着聂春玉被调查,位于山西省中西部的煤炭资源大市吕梁,已成山西肃贪重地。  加上此前被调查的原市长丁雪峰、原副市长张中生、山西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统战部长白云,半年多时间内,已有6名任职或曾任职于吕梁的副市级以上干部被带走,波及吕梁市委、市政府、市人大三套领导班子。  此外,另有包括邢利斌在内的至少4位吕梁重量级煤、矿老板被带走。  多位山西政、商界人士透露,上级针对吕梁的肃贪仍在继续。  上述被带走的官员和商人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互相支持”的群腐样本,正是因煤而兴的吕梁红顶与黑金结合的缩影。  聂春玉与煤老板的流言  知情人士透露,聂春玉在主政吕梁期间认识邢利斌并迅速关系密切起来,此次被查涉及此期间收受煤矿老板贿赂等经济问题  外界对聂春玉接受调查的解读为“事发突然”。聂春玉被宣布接受调查前一天,仍然出席了山西省委常委会,“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缅怀邓小平同志丰功伟绩。”  山西电视台当晚播出的联播中,给了聂春玉3个特写镜头,穿天蓝色衬衣的聂春玉表情自然、平静。  但山西多位政、商界人士透露,早在吕梁煤老板邢利斌被带走后,有关聂春玉被调查的消息便流传开来。山西省政府一位官员说,聂春玉被查那一周,这个消息再度流传。  邢利斌为吕梁柳林县人,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因“7000万嫁女”事件备受关注。其公司位于吕梁,是山西的民营煤炭企业。  今年3月,邢利斌被带走调查。  一位熟识山西省委官员的知情人士透露:聂春玉被查或被吕梁煤业大佬邢利斌案牵出。  履历显示,现年59岁的聂春玉仕途起步于山西侯马市委宣传部干事,主要工作经历以政研为主:他在山西省委政研室、山西省政府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任职19年。  聂春玉主政过的地方为山西吕梁市。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聂春玉就是主政吕梁期间认识邢利斌并迅速关系密切起来的。而他此次被查涉及的主要问题也是此期间收受煤矿老板贿赂等经济问题。  结束吕梁任职后,聂春玉任职山西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长、省委秘书长,直至被查。  “谦虚,没有架子,思维敏捷,对政策的把握能力强。”这是太原、吕梁多位政、商、媒体界人士对聂春玉的评价。  煤市繁荣造就政绩  吕梁的煤炭资源加上煤炭市场的繁荣,造就了聂春玉的突出政绩,并对其升迁起到了很大作用  聂春玉主政时期的吕梁,经济迅猛发展,一直被视为他的主要政绩。  2003年,聂春玉履新吕梁,彼时的吕梁撤地设市,是山西年轻的地级市;作为革命老区,其各项经济指标全省落后。待其于2011年升任山西省委统战部长时,吕梁已成山西经济重镇。  2010年,吕梁经济总量持续攀升,首次突破800亿元大关,达到了845.5亿元,同比增长21%,总量全省排名第四,增速全省。  吕梁市委一位官员介绍,吕梁经济快速发展在聂春玉的升迁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2011年1月,主政吕梁8年后,聂春玉履新山西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长。  但一位与吕梁市委、市政府关系密切的山西学者认为,聂春玉主政吕梁时期正是煤价飙升时期。“在依赖煤炭等资源的吕梁,任何人主政,经济都会迅猛发展。”  吕梁是山西的资源富区,突出的资源是煤、铁矿、铝土矿等,其中绝大部分含煤地层地质构造简单,埋藏较浅,适于大规模开发。  吕梁一位煤老板介绍,2002年到2012年,煤炭市场迎来黄金十年。至2007年,吕梁地区质量好的煤达到1300元左右每吨。  公开资料显示,吕梁煤炭产业占GDP的比重,达到40%,煤焦产业占GDP的比重,超过了一半。  前述煤老板说:“吕梁经济就是煤炭经济,掌握在煤老板手里。”  吕梁的煤炭资源加上煤炭市场的繁荣,造就了聂春玉的突出政绩。前述学者评价:“聂春玉命好。”  煤改隐患  聂春玉在吕梁主政期间,山西省进行了两次煤改,吕梁出现一批身价数十亿的煤老板,煤业巨头开始影响官场  聂春玉在吕梁主政期间,山西省进行了两次煤改:次是2005年的产权改革,第二次是2007年的资源整合。  公开资料显示,聂春玉积极推动两次煤改,多次在讲话中提到:通过资源整合和产权重组等形式,扶持有一定基础的企业,真正成为具有规模优势、主业突出、核心竞争力强的行业领军企业。  产权改革是将村办、乡镇煤矿等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以遏制原有的煤矿多、小、散、乱、差的格局,达到减少资源浪费、降低矿难发生率的目的。  吕梁一位煤老板称,以他持有股权的村办煤矿为例,在产权改革的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了官商利益输送、煤矿主私刻公章等诸多问题。  山西省煤炭工业局一份内部调研资料显示,此次矿权改革存在部分地区煤炭开发秩序混乱等问题,有些地方甚至将大型煤炭企业后备区资源拍卖,出让采矿权。  上述学者称,吕梁煤老板的桶金大多由此攫取。  2007年,山西省政府出台文件,鼓励国有煤炭集团重组、合并,以提高全省煤炭产业集中度,对私人的小煤矿,则鼓励采取国有煤企托管、兼并等方式。  吕梁多位煤老板介绍,在此次资源整合中,政府起到了主持的作用。“那家企业可以整合小的煤矿,均由政府决定。煤老板与政府的关系便至关重要。”  一篇有关柳林县的宣传稿中提到,山西煤矿产权改革发端于吕梁柳林县,标志性事件为:2002年,邢利斌8000万收购兴无煤矿。  兴无煤矿是柳林县的国营煤矿,储煤量巨。若按可开采储量计算,邢利斌每吨煤炭付出的价格仅为0.57元。  柳林此举引来各种争议和反对,2003年,山西有关部门还针对柳林的做法专门发文,强调“国有煤炭企业不允许进行股权转让和托管”。  上述宣传稿中提到,时任吕梁市长的聂春玉认可了他们的做法。  资源整合后,吕梁出现了多个煤炭资源“寡头”。这些身价数十亿的煤、矿老板在官场的影响力十分巨大。多位吕梁官员介绍,这些煤业大亨本人或者亲属在市政协和政府部门任职,家族横跨政、商两界,影响力大过一个县委书记。  山西官场流传这样一句话:在晋南为官和人斗,在吕梁为官和钱斗。  一位与吕梁柳林县委某主要领导交好的人士介绍,柳林县委县政府对面有一座新修的高塔,正对政府大楼,他曾问过该主要领导修塔的原因。  “这是邢利斌建的塔,我敢怎么样?”这位县委主要领导回答。  与此同时,吕梁政商“互动”风气愈演愈烈。“官员与煤老板走得过近,这也为如此多的官员和商人被调查埋下伏笔。”前述煤老板说。  前述熟识山西省委多位官员的知情人士介绍,聂春玉被查,主要涉及收受煤矿老板贿赂等经济问题。或被邢利斌案牵出;此外,聂春玉主政吕梁时期,吕梁买官卖官风气正盛,他要负一定领导。  官商相互支持  聂春玉主政时期,吕梁政商互动频繁:老板资助官员买官,官员帮助老板平事,并形成关系,影响干部升迁  伴随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的到来,吕梁迅速产生了大批以煤老板为代表的富商。  被带走调查的吕梁四位煤、矿老板中的三位均是白手起家的“典范”。邢利斌由承包小煤矿起家;贾廷亮原是一个赶驴车的农民;袁玉珠出身柳沟农场技术员。  而2005年,袁玉珠跻身胡润中国能源富豪榜21位;2006年,贾廷亮被该榜列为山西首富;2008年邢利斌以40亿元的个人财富,成为该榜第9名。  2007年,“一吨煤的成本不到100元,质量好的煤一吨可卖一千多元,一个年产30万吨的小煤矿,每天可以进账100万元。”吕梁一位煤老板称。  有吕梁官员曾在2013年接受采访时称,吕梁地区,煤老板手中的资金达400亿元之多。  上述山西学者说,“一夜暴富”的煤炭经济扭曲了吕梁的政商环境。  综合上述学者、吕梁官员及煤老板的说法,很多吕梁煤老板的思维逻辑是:事儿办不了是因为钱不够。“这种环境的诱惑太多了,有些干部无法抗拒。”  “互相支持”成为了吕梁更为高级、隐秘的政商体系。  长期观察吕梁政商环境的上述山西学者介绍,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吕梁开小煤窑的较多,官员多以入干股的形式获益,政商互动即已出现,但基本只涉及区、县级别。  多位吕梁官员和煤老板介绍,2000年后,尤其聂春玉主政下的两次煤改中,吕梁政商互动达市级层面。  一位吕梁下辖某县官员介绍,所谓“相互支持”,指吕梁官员竞选时找老板借款或由老板资助上位,即由老板资助官员买官;而老板遇到问题,由官员出面摆平。  当地对此有一句形象的顺口溜:书记说出来,组织部长记下来,碰头会上定下来,常委会上念下来,墙上一周贴下来,过场这样走下来。  部分官员对老板们也十分照顾,聂春玉就曾帮邢利斌解决问题。在经历嫁女和企业资金链断裂,破产重整风波后,邢利斌想请当地一位刚刚履新的重要领导吃饭,聂春玉给该领导打邀约后才成行。  在这种环境下,吕梁部分官员以与有实力的煤老板交好为荣。  吕梁多位官员和煤老板介绍,聂春玉主政时期,吕梁形成政商互动关系,进入不了这个体系就很难得到提拔。  已被带走调查的丁雪峰曾于2001年至2009年任职吕梁副市长。据当地官员和煤老板透露,丁雪峰是大同人,由于外地人身份、无钱打理关系,一直无法进入吕梁政商互动关系,因此长达8年一直未升迁。据《中国周刊》报道,丁雪峰终选择通过中央某周姓高官的关系买官升任市长。  今年2月24日,中央第六巡视组向山西省反馈巡视情况时提到,少数领导干部利用职权牟取利益;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用人上的不正之风仍然存在。巡视组组长叶冬松代表巡视组向山西省提出的意见建议中包括:严肃查处“跑官要官”、拉票贿选及违规用人等问题。  上述吕梁政、商界人士称,吕梁政商“互动”不正之风在聂春玉主政时期达到顶峰,终被此轮反腐遏制住势头。  吕梁肃贪高潮  知情人称:联盛能源老板邢利斌被带走调查,拉开吕梁反腐大幕;聂春玉被查,是吕梁肃贪的高潮  十八大后至今,山西已经有7名省部级官员被调查,本届山西省委13位常委班子中有5位被调查。山西已成十八大之后反腐重点地区。  在5位被中纪委调查的山西省委常委中,有3位曾在吕梁任职。包括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白云(2003年至2006年任职吕梁市委副书记)、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聂春玉(2003年至2011年任职吕梁市长、市委书记)、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2011年至2012年任职吕梁市委书记).  新京报统计,截至目前,已有6名任职、曾任职于吕梁的副市级以上干部被带走,除了上述三人外,还有吕梁原市长丁雪峰、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以及吕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涉及吕梁市委、市政府及市人大三套班子。  此外,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盛能源)董事局主席邢利斌、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大焦化)董事长贾廷亮、山西中阳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阳钢铁)董事长袁玉珠、吕梁市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离柳集团)前任董事长邸存喜等4位吕梁重量级煤、矿老板被带走。  吕梁已成为山西的肃贪重地。  前述熟识山西省委多位官员的知情人士称,吕梁反腐链条从丁雪峰开始,但由于丁雪峰一直未真正进入吕梁政商体系,“丁雪峰被查只伤及吕梁官场的皮毛。”  前述人士介绍:“联盛能源老板邢利斌被带走调查,拉开吕梁反腐大幕。而聂春玉被查,是吕梁肃贪的高潮。”  据吕梁一位煤老板介绍,邢利斌由小煤矿起家,2002年并购柳林县国营煤矿兴无煤矿后大规模扩张,随后并购了柳林县近半煤矿,成为山西的煤炭民营企业。  山西多位政、商界人士透露,邢利斌的每一步发展,背后均有当地政府官员的支持和交易。  “带走了邢利斌,就全盘掌握了吕梁贪腐情况。”上述学者称。  媒体报道,邢利斌是两位前吕梁主政者聂春玉和杜善学背后的“金主”。  此外,据多位吕梁官员和煤老板透露,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被查也或由邢利斌引出。  1969年至1998年的29年间,张中生在中阳县先后任职财政局长、县长、县委书记等职。而邢利斌的桶金正是在中阳县盘下一座小铁厂赚得。  据上述消息人士及吕梁官员、煤老板透露,聂春玉案又牵出吕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和贾廷亮、邸存喜等官员和富商。  郑明珠任职吕梁人大副主任前,主政吕梁交口县12年。“交口有煤炭和铝矿资源,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地方。”多位吕梁政、商界人士称。  一位认识袁玉珠的煤老板介绍,张中生案会涉及袁玉珠。  袁玉珠的中阳钢铁位于中阳县,张中生在任职中阳期间,中阳钢铁由一个百亩土地的铁厂发展为现在的“十里钢城”。  “张中生对中阳钢铁有很强的控制力,中阳钢铁是他的‘钱袋子’。”上述煤老板称。  山西省和吕梁市多位政、商界人士称,聂春玉主政吕梁时期,经济腾飞背后却是官场腐败为严重的时期,调查聂春玉,便掌握了吕梁群腐的核心。“目前,吕梁部分官员非常紧张。”

正规古玩拍卖
激光打标机
声屏障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