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妖气 第308章 长溪村

2019-10-12 23:57:18 来源: 荆州信息港

这里有妖气 第308章 长溪村

长溪村。

这座小山村因背靠一条溪水而因此得名。

而在长溪村下游,还有一个村落,名叫郭溪村。

长溪村与郭溪村共用一条溪水,而这条溪水的发源地,便是来山上的山泉。

不过,随着十几年前,山上多了座水电站,溪水流量逐年减少,农田庄家、果园的收益每年下降,两个世代毗邻的小山村,为了争夺赖以生存的有限水源,近几年里没少爆发冲突。

六月份,眼看夏季瓜果即将成熟,可沟渠干涸,缺水,郭溪村的瓜果长势不好,导致不少人有怨言。

于是,就在几天前,郭溪村有人带头,连夜堵上长溪水,非说是长溪水截流,只顾给自家庄家灌溉,完全不顾下游村的死活,然后要重新抢回水源。

这种事,长溪村的人怎么会承认。

一方指责另一方肯定是把溪水给截流了,另一方不承认,说他们的今年庄家长势也不好,不信可以到田里看看。

财帛驱人疯狂。

为了利益,后来两村爆发冲突,结果今年闹得比较大,那一晚造成十几伤一人死的恶性事件。

一名郭溪村村民因救治不及时,淹死在了溪水里。

死了人,这可把镇里都惊动了,大半夜有一长串警车和救护车开进村里,拉走尸体和伤员后,又带走了带头几个闹事的回派出所问话。

原本,这事应该就到此结束的。

可偏偏,这事开始朝着越来越邪门方向发展。

自从那晚冲突死了郭溪村一名村民后,这长溪村就开始越来越不太平。

发生死人后的第二晚,有人说从井里打出一桶井水时,在浮动的井水里看到了一张人脸。

那人吓得打翻水桶,然后那张人脸就好像蛋清一样,顺着水流一起流进了排污管道里,目光一直死死

这件事,一开始自然是没人相信。

然而,在发生死人的第三天晚上,长溪村死人了。

死的人正是自称看到水中人脸的村民,是淹死在自家井水里的。

这时候的村民们,还未察觉到异常,只当是普通的坠井淹死事件。可郭溪村村民死的第四天晚上,长溪村又死人了,这次是淹死在溪里的。

可怪就怪在这里,死的人是名独居老人。

那天晚上,在村口唠完嗑后,有很多同村老人都看到那名老人回屋,家里还亮着电灯,门窗都是从屋里反锁的,形成了一个典型的密室环境。

可老人的尸体,却在第二天,被人发现在了几里外的河水水岸边。

警察来了,也没调查出个结果来,门窗反锁形成密室环境的屋里,除了老人的生活痕迹,并未发现到其他人的痕迹,比如凶手遗留的痕迹,目前村民们连是否是凶杀案都还不知道。

可就在今天,长溪村又死人了。

一大早,有早起务农的村民,发现溪里浮着一具尸体。

顿时,村里骚乱。

这已经是继郭溪村有村民死在长溪村后,长溪村里连续死的第三个人了。长溪村仿佛被下了诅咒,正在以每天都在死一个人的速度,迅速引起了村里人心惶惶。

这时,溪水边,已经围聚了大量的村民。

全村男女老少,全都聚集到了这里,看着溪水了沉浮的尸体,眼里有惶恐和不安,没有一个人敢下去打捞起尸体。

因为村里几名老人拄着拐杖,正在阻止几名村里壮汉下河打捞尸体。

“这尸体不能打捞!”

“这水里的尸体不能打捞,这是枉死的尸体,打捞这尸体,我们全村人都会要有大祸临头!”

那几名老人,拼命阻止村民们要打捞水里的尸体。

虽然村里的人都敬重老人,可事关死人的大事,还是有人站出来说道:“能淹死在水里的人,哪个不是英年早逝的枉死之人。”

“以往我们从水里打捞尸体,也没听说什么枉死尸体不能打捞的禁忌,几位阿公阿伯也没有阻止大伙打捞尸体,为什么偏偏这一次却要阻止我们打捞起尸体?我们是粗人,没念完初中就辍学了,大道理不懂,但死者为大,人死入土为安的基本良知,我们还是都知道的,总不能让水里的尸体就这么一直漂着吧?”

立刻有几名庄稼汉站出附和,都说死者为大。

而且这人一直在水里漂着,也总不是个事,这条溪水可是养活着全村人的生命水,村民们每天进进出出,都要经过这条溪水。

别说大人看着寒碜,吓到小孩,这谁也担当不起啊。

谁家不是把自家小孩像护犊子一样护着的。

那几名老人,拿拐杖重重跺地,气喘道:“糊涂!糊涂啊!”

“你们看看这水里漂着的尸体,跟以前那些落水淹死的人,有什么不同?”

被这么一提醒,周围围观的村民们,都看向水里的尸体,他们看着水里漂着的尸体,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一时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有老人叹气提醒道:“我问你们,你们以前看到的尸体

,是不是要么仰浮着,要么背朝上浮着的?”

“你们可有谁看过尸体是头下脚上,只露出一双脚浮着的?”

经这么一提醒,大伙再重新一看,顿时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冲上脑门天灵盖,晴天大白日下,感觉遍体生寒。

水里的尸体,果然是头下脚上浮着的。

他们还都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古怪的死法。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尸体这么一直泡在水里?”有村民声音颤抖,害怕不安说道。

这一刻,也别管什么信不信封建迷信了,这么头一遭古怪死法,是个人看了都会感觉到背后发寒。

“只有一个人能救咱们村,他见过的尸体,比我们全村人见过的尸体都多。”

“这头下脚上的死法,还是我们几个老头子在年轻时候一个人告诉我们的,横死的人,有一口气咽不下,怨气郁结在喉咙,所以在水里会头下脚上浮着。”

“你们赶紧让人去找村西头的王老六,他有办法。”

王老六?

这不就是王有材的爷爷吗?

“我,我听王有材说,他爷爷有事离开村已经好几天没回来……”

围观村民里,有名跟王有材同龄的小孩,在人群里大声喊道。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到哪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手术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的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需要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