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条狗

2019-06-25 00:44:16 来源: 荆州信息港

?宁宁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终于接受了她的老公是条狗的事实。∞杂∑志∑虫∞?一大早宁宁顶着两只熊猫眼过来带着她的老公啸天来到了学校招生办办好了入学手续,不情不愿地带着他到了自己的班级。?“咳咳,同学们安静一下。”辅导员挥着手,“这是今天转学到我们班级的新同学,啸天同学,大家以后要好好相处。”?“哇啊,好帅啊。”下面叽叽喳喳的声音吵成了一片,“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啊?”?“咦,你还不知道啊,他是宁宁的老公,昨天婚礼你都不知道吗?闹得那样沸沸扬扬的。”?“哎呀,我今天才回到的凤城,宁宁不是陆少的女朋友吗?”女生依旧冒着爱心泡泡眼直盯着啸天。?旁边的同桌忙拉着她咬起了耳朵,花痴女才恍然大悟,这么一个大帅哥便宜了宁宁,还真是暴殄天物。?“你们好,我是啸天。”啸天刚刚做完自我介绍,下面的女生更加疯狂了,宁宁看着底下女生疯狂的样子不由得摇摇头,无知的少女啊,你们要是知道他的真面目跑都来不及了。?宁宁眼角扫过张晓柔和施芷萱,俩人的眼神果然有点躲闪,等到下课后,宁宁也不跟她们俩废话,直接拉着两人来到学校的天台上。?“宁宁,你个臭丫头,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要叫人了。”张晓柔一边走,一边喊,这个死丫头的手跟铁箍一样,抓得人家疼死了。?施芷萱也有点慌了,“宁宁,你慢点,晓柔还怀着身孕,你不怕会出事吗?”?宁宁听到她说的话,立马停下了脚步,把两人往前一推,开门见山的说,“我也不想跟你们废话,我只问一句,当时水晶灯掉落是不是你们暗自捣的鬼?”?施芷萱扶着张晓柔,慌忙解释,“你凭什么说是我们做的?我们从来都没有进过圣罗兰森林公园,也许是年久失修,自己掉的。”?“年久失修?”宁宁仿佛是听了笑话一样,“圣罗兰是皇家公园,rita一来,公园中所有的设施都一一经过排查,你以为跟你们家后院一样吗?”?张晓柔看了眼施芷萱,稳了稳心神,“那你也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头上扣,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要拿的出证据。”?“这就是你们要的证据。”宁宁从口袋掏出一枚精致的耳钉,内侧还刻有“萱”字,施芷萱一下就认出是当时自己丢的那玫,头低的不敢看宁宁。?宁宁继续说,“这是事情发生后我在保安室找到的,如果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那你们去安保部搞什么?”?张晓柔看事情没发圆了,干脆直接撕破脸,“就算是我们做的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个臭丫头能有那样梦一般的婚礼,你根本就不配。”?“我不配?难道你就能配?”?张晓柔继续说,“你不过就是个孤儿而已,能来到春樱藤学院这样的院校来上学已经是你几辈子的福气了,竟然还不知廉耻地勾搭陆少,呵呵,等到陆少不要你,你就应该夹起尾巴做人,退学,你居然敢办了那样一个盛大的婚礼,你一个孤儿不配得到那些,我就是要给你一个教训,让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宁宁有些看不明白张晓柔,“你是疯了吗?我是什么样的身份,我应该得到什么,这些根本跟你没有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张晓柔语气有些激动,一步一步把宁宁逼到角落,“为什么你能得到这些,而我却得不到?我可是市长千金啊!”?看来是这个婚礼对张晓柔刺激太大了,宁宁的有些后悔了,要知道就不听rita的在圣罗兰举办了,宁宁不敢再刺激张晓柔了,“你先冷静下来,你有没有想过你做的事情很有可能会连累到我们所有人,当时rita离我们那么近,你就没想过水晶灯万一掉落到她身上,奥兹来国会轻易饶了我们吗?你的市长父亲会保的了你?”?施芷萱想想也有点后怕,还好rita公主只是被割了脚踝,不然自己就要为张晓柔的妒忌买单了。张晓柔听到宁宁的话身体顿了一下,随即就笑了,“你当我傻吗?我早就算过了,水晶灯根本不会伤到公主,你别在这儿危言耸听了。”宁宁扶额,现在是说什么张晓柔都听不下去了,“算了算了,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以后你不要在背后给我使算计,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宁宁抬脚要离开。张晓柔一把拉过宁宁,“贱人,你能对我怎么样?只要你在春樱藤学院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好过,我看是谁不放过谁?”张晓柔抬手要给宁宁一个巴掌,宁宁哪能白挨耳光,下意识躲了过去,谁知张晓柔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直往天台下面掉。“柔姐!”施芷萱一声惊呼,宁宁反应极快地拉住了张晓柔,她才没有掉落。“你快点过来啊!”宁宁吵着施芷萱方向大喊,别看张晓柔瘦瘦弱弱的,体重还真不轻,宁宁不一会就涨红了脸。施芷萱被吓傻了,呆坐在地上,动都动不了,张晓柔整个身子都挂在了外面,全靠着宁宁拉着的那只手才没有掉落下去,这可是十三楼啊,张晓柔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直接晕死了过去。宁宁的身体一点点被张晓柔拉向天台边缘,宁宁心想完了完了,我这是要给她陪葬了吗,我这祖国的花朵才刚刚盛开就要枯萎了吗?谁来救救我啊!“呵,本尊要是再晚来一会就要成鳏夫了。”戏谑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宁宁转头看去,满眼的银白色的发,不是啸天是谁?宁宁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大而萌动眼睛闪着泪花,“大哥,救命啊。”啸天揽过宁宁,轻飘飘的拉起了张晓柔,宁宁靠在啸天的怀里不停地拍着胸脯,“哇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她怕是疯了。”施芷萱看到张晓柔被拉起来了,赶紧跑过去,“柔姐,柔姐,你醒醒啊。”张晓柔的脸色白的跟一张纸一样,宁宁眼尖的看到有红色的液体从她双腿中缓缓流出,瞬间晕染了整个身下。施芷萱大叫,“啊!血!救护车!”?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淮南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辽宁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驻马店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