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海南膨化料敲破了颗粒料这层坚冰

2018-11-05 09:14:24

海南:膨化料敲破了颗粒料这层坚冰

资料库图:膨化料业务员察看罗非鱼摄食情况

膨化料在海南市场终于敲破颗粒料这层坚冰,落水并激起涟漪。目前,“新希望”、“裕泰”等本土无膨化线的饲料企业跃跃欲试。而膨化料所爆发能量值的多少,将直接影响饲料企业们切入该市场的速度和力度。

海南膨化料主要用于罗非鱼、金鲳、蛙及观赏鱼,据2012年的饲料销量(罗非鱼颗粒料约为35万吨,金鲳料2.5万吨,蛙料3万吨),初步预估膨化料市场容量在42万吨左右。

膨化料曙光已现

“2012年海南西线罗非鱼养殖池塘(水库)有2/3使用膨化料。”环岛跑了一圈之后,海南裕泰科技饲料有限公司水产事业部经理杨波讶异地发现,儋州、白沙、昌江、八所、乐东等地使用膨化料极为普遍。包括罗非鱼养殖规模占全岛60%左右的文昌市场,杨波也预估已有20%的养殖户愿意使用膨化料,20%-30%的养殖户在观望使用膨化料的效果。

曾经饱受诟病的膨化料,似乎开始摆脱历史的阴影,逐渐以新秀的姿态出现在业界面前。海南作为历史上较早推行膨化料的市场,2003年左右曾迎来了膨化料的使用高峰。“当时投喂膨化料的生长速度是快,但饲料成本比颗粒料高得多。”海南建一水产有限公司鱼料事业部负责人周公宝说。因不能在养殖效益上体现出明显优势,2004年后膨化料在海南市场沦为一段“尘封的记忆”。

如今,养殖市场对膨化料的态度又开始改变。“这一两年养殖户对膨化料慢慢有些接受,往年的话说是卖膨化料就不要你来了,都不喜欢。2012年如果推膨化料的话还是会有养殖户愿意拿口塘来尝试。”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表示。周旭在经营罗非鱼苗种的同时,也经销罗非鱼颗粒饲料,2012年销量在1.5万吨左右。

而愿意尝试,对于膨化料攻坚颗粒料市场来讲,已成功了一半。“现在有些市场单纯使用膨化料的养殖效果确实比不上‘膨化料+颗粒料’的组合投喂,也有使用膨化料养殖不成功的,但总归来讲,膨化料在海南市场会是一种趋势。”海南澄迈新希望农牧有限公司经理祝滔表示。这种趋势,杨波认为在2013年会更加明显。“2013年海南膨化料应该有万吨。”杨波说,而他对2012年的预估值为万吨,2011年约为2万吨。

膨化料为何渐成市场

显然,如同过气明星重登舞台并受到观众喜爱,膨化料的回归必然有其内在的诱因和卖点。“膨化料这两年慢慢被接受,可能是膨化料厂家降低了对利润的期望值,提高了产品质量,因而能在养殖效益上体现出优势。”杨波表示。

周旭的客户里边有用膨化料及颗粒料,他做了大致的对比。据周旭反映,某饲料企业膨化料市场售价约105元/包(50斤/包),能养斤鱼,折算饲料成本接近2.8元/斤;同期海南颗粒料均价170元/包(80斤/包),平均养50斤鱼,折算饲料成本约为3.4元/斤(笔者注:上述数据仅作为大体比较,养殖实际效果跟养殖水平及产品性价比有关)。“目前膨化料的养殖效果还过得去,跟颗粒料比还有些优势。”周旭说。

除此之外,广东海大集团负责海南市场的王雪兵认为海南的土质、水质以及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决定了海南更适合用膨化料。下这样的结论之前,王雪兵及其团队十余人已对海南市场做了一年的实地考察。

“海南土质以砂质底为主,它的肥水能力非常弱,同时水质恶化也很容易。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包80斤的颗粒料,长50来斤鱼,其余30斤料是下去肥水的。砂质底的水体缓冲能力很弱,底质也是相对偏酸的,好氧生物比较少,底质很难充分的分解,一直在下面积压,积压之后就容易底质恶化,所以海南每年的翻塘率比广东要大得多。如果用膨化料,就能保持水质不至于恶化那么快。”王雪兵说。因此2011年12月份后,海大在海南市场放弃了颗粒料,专卖膨化料。

从杨波反映的情况来看,目前海南西线对膨化料的接受程度高于文昌等东线养殖区域。究其原因,杨波认为主要是当地养殖户养殖技术不够熟练,投喂方便且投喂量可视的膨化料更为切合市场特点。“西线很多是以山塘养殖为主,而且多数是请人管理,养殖老板更愿意接受投喂量可以把控的膨化料。”王雪兵也如此表示。

本土无膨化线饲企跃跃欲试

据了解,目前海南罗非鱼料市场中经营膨化料的企业,除了本土的文昌琼文歌颂、通威等企业外,岛外则主要是海大和东莞金钱。其中文昌琼文歌颂2012年进入水产行业,是海南本地主推罗非鱼膨化料的企业,也是公认2012年海南罗非鱼膨化料推得的企业,估计销量有1.5万吨。

初步统计,海南有10条膨化料生产线。罗非鱼料销量前五的企业中,通威跟恒兴都有膨化线,而裕泰、新希望、统一(岛外,本地无厂)则没有。无膨化线的企业,一般采用岛外代加工生产的方式,再运到海南满足客户对膨化料的需求,如裕泰、新希望等,但运输成本太高。周旭曾做过对比,“从广西南宁用车拉膨化料,跟文昌本地的歌颂料相比,同档次的料光运输成本就增加差不多20元/包。”这种不产生养殖效益的成本的大幅增加,将使产品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目前,祝滔表示已经把在海南饲料厂上膨化线纳入计划,但还是要看市场需求量能达到什么程度。裕泰也同样有这样的打算,“会另外找块地建厂,新厂将上膨化线。”杨波称。而已有膨化线的文昌琼文歌颂,总经理林明德说目前公司的1条膨化线产能基本饱和,会视2013年下半年的情况再决定是否增加膨化线。另据王雪兵透露,海大位于澄迈老城的饲料厂2013年也将动工。

表1 海南水产饲料企业膨化线分布情况

注:“中联”已被“思远”收购,“华星”被顺德“星星”收购;数据来源:周旭

推广膨化料还缺配套养殖模式

可以说,膨化料正在蓄势,但通威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总经理易刚辉认为海南市场的膨化料,不会同广东市场一样出现井喷式增长。

“海南养殖市场对颗粒料的认可度比较高,另外在海南做膨化料有些特殊因素影响,比如膨化料浮在水面,罗非鱼在高温季节摄食时容易产生应激;而且海南风大,会把膨化料吹到池边,摄食不方便也容易造成浪费。膨化料明显的好处就是对水的污染少些,但是很多养殖户不在意这个。”易刚辉说。祝滔也认为在海南受风的影响很大,如果投喂膨化料管理不到位,养殖成本会增加。

而更重要的,杨波认为是缺少配套的养殖模式。“单纯使用膨化料,罗非鱼的效益因为饲料成本低会增加,但花白鲢等套养的杂鱼长不大,杂鱼效益会下降。以前投喂颗粒料,20亩池塘如果花白鲢有4斤以上,基本一年有1万元以上的效益;300亩的水库,放1万条左右的大头,一年有20来万块的利润。现在有些养殖户在观望,就是担心杂鱼效益受到影响。”杨波表示。

因此,不少养殖户倾向于“膨化料+颗粒料”的组合投喂方式,颗粒料在肥水的同时为花白鲢提供饵料。周公宝非常推崇这种模式,“对膨化料的推广,我们都是做一些模式性的,比如颗粒料跟膨化料结合。”

对此,王雪兵并不赞同,“用颗粒料来肥水代价太高。一包颗粒料170元/包,差不多2块钱一斤;如果一包养50斤鱼就相当于有30斤是拿去肥水了,也就是说一包就有60多块钱拿去肥水。一亩塘按1.5吨的颗粒料投喂量来算,这个肥水费用就很高了。”王雪兵建议使用专门的肥水产品来调控水体。同时,他透露2013年会推行适合海南罗非鱼养殖的“三高三低”( 高投入,低单斤成本;高产出,低养殖密度;高收益,低风险)模式。

膨化料是否会形成新的市场秩序?

与王雪兵的交流中,他表示海大在海南市场会坚持走现金交易模式,突出自身在技术服务这块的优势。“海南市场目前真正缺的不是资金,而是技术。前几年罗非鱼养殖还存在机会利润,足可以养活这条链上的人。现在回过头来看,罗非鱼养殖年年失败,年年亏损,那这个机会利润就马上转变为养殖利润,只有养殖成功了,才有可能产生利润支撑后面的一切。”王雪兵认为。

但海南的罗非鱼颗粒料市场,主流销售模式是依靠资金支持,这显然与海大这类尝试现金交易的企业理念相悖。对于岛外的企业而言,寻得一个得力的合作伙伴意味着经销成本会大幅下调。以周旭为例,在没有自建仓库通过货车从岛外往文昌运送颗粒料时,需增加元/吨的运输成本,现在通过船运只需170元/吨。另外,海南经销商负责销售成鱼的合作模式,也让饲料企业难以摆脱经销商而直面养殖户。“现在不少经销商对膨化料是这样想,只要你肯赊,就敢卖。”周旭说。因此,在海南罗非鱼市场如果想抛掉赊销,形成新的交易模式并非易事。

王雪兵没有回避海大目前在海南市场面临的难题。“在经销商层面,海大的问题是,本地经销渠道是根深蒂固的资金支持模式,跟海大本身的经营理念是不匹配的。海大更多的是做服务,现金操作。在这一块上我们会有些障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海南的中小型经销商,他们更多的是需要通过服务来把客户服务好,而不是资金支持。资金支持这块是我们的短板,但技术服务是我们的强项,海南的养殖户还是缺这个。”王雪兵说。

可以猜想,当膨化料的现金交易模式找到同盟者时,终会对原有的颗粒料赊销模式带来冲击。当然就目前而言,能否形成新的市场秩序还未能下定论。现状来说,海大已有一位盟友林明德也希望走“高品质、低利润”的现金交易模式。(文/图 本刊撰稿人 唐东东)

旺旺棋牌
SMT贴片加工
6061精密铝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