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深渊 第七章 旅途

2019-12-05 06:16:53 来源: 荆州信息港

巫师深渊 第七章 旅途

凯文点点头,迷雾森林是都灵王国的奇景之一,林中常年云雾缭绕,宛如仙境,特别是夏季,雾气异常浓郁。穿行其中必须有特制的定向指针来指引方向,还可能随时遭到魔兽袭击。

除了佣兵和冒险家外,没有人会选择在夏季穿过迷雾森林。

“既然这样,就走条路吧。”凯文一锤定音道。

随着仆人们将一个装满食物的木桶搬上车,车队的准备工作正式完毕,兰德尔示意凯文可以出发了。

没有繁琐的告别仪式,西蒙只是远远地目送着车队的远去。

凯文知道这并不是怠慢,西蒙受到军旅生涯的影响深远,还没有被贵族生活腐朽。

......

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之间,一缕缕黑色的炊烟袅袅升起。

一支人数众多的队伍正在生火做饭,旁边散落了大量的垃圾,显然已经在此停留了数日。

他们人人手持弯刀,虽然穿着打扮与盗匪相仿,但用餐时秩序却井然有序,以十人为一组围在篝火旁,没有发出多余的声响。

队伍的前方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魁梧,脸上有一道延伸至脖颈的疤痕。

另一个男子浑身笼罩在黑袍之内,透着一种危险的气息,正抚摸着怀里的小猫。

“喵”

黑猫舒服地叫了一声。

刀疤脸问道:“队长,他们都停留两天了,怎么还不出发,是不是有人走漏了消息?”

“兄弟们都在这里,计划是不可能泄露的。”黑袍男子摇摇头,似乎有些不忍地说,“如果他们再不出发,我们只能冒险强攻城堡了。真走到这一步,恐怕没有兄弟能活着离开都灵。”

刀疤脸面带狂热地说:“在接下这个任务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做好死的准备了,帝国的男儿不是懦夫!”

突然黑袍怀里小猫毛发竖立,挣脱出黑袍的怀抱,跳到树上,墨绿色的瞳孔变成了黑色。

它竟然口吐人言道:“他们出发了,可以开始行动了。”

“哈哈,这不是来了吗!”黑袍男子大笑着,“阿曼达,去告诉兄弟们清理留下的痕迹,准备启程了。”

.......

傍晚时分,一望无际的草原披上了一件霞衣,橘红色的光芒漫延至地平线尽头,辘辘的马车声回荡在天空中。

微风拂过,躺在车厢中的凯文悠然地望着远方。车队已经在维恩草原中行进了三天,旅途初的兴奋早已被消磨殆尽,三天里的景色完全一致,实在让他提不起兴致。

他现在乘坐的马车是西蒙赠送的,车体由坚硬的黑楠木制成,车厢则被改造成了一个微型卧室。

埃丝特坐在床沿,正叽叽喳喳地向凯文诉说着旅途上的兴奋之情。

他有些头疼地对埃丝特说:“你是次出来旅行吗?”

“对啊,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城堡里。”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

“那你这次为什么要跟我出来?”

埃丝特晃荡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想了想:“算了,反正也出来了,跟你讲吧。”

“我先天有缺

,怎么锻炼也无法成为骑士,继承不了父亲的爵位。如果待在城堡里,日后只会成为联姻的工具,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

虽然埃丝特的语气轻快,但凯文还是察觉到了她心底的哀伤。

贵族的生活虽然奢华糜烂,但也是强大的代名词。哪怕再溺爱子女的贵族也不会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继承爵位,因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靠的不是体制的力量,而是凭借自身超凡的武力。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只有掌握强大的力量才能在世界中获得真正的自由。

凯文揉了揉小萝莉的头,埃丝特想要躲闪,但奈何他的力量太大,挣脱不开。

他安慰道:“西蒙叔叔能同意你出来,必然是支持你,不要多想了。”

“你明明比我还小,装什么大人!”埃丝特愤愤地说,抱着头跑下了马车。

凯文笑笑,不再说话。

旅途中他几乎都在练习剑术,一点也没有孩童出游的兴奋感,再加上凯文以长辈的口吻安慰她,让她心中起了逆反心理。

夜色渐浓,远处的山川隐藏在墨色中,车队已经无法行进了。

“少爷,现在找地方扎营吗?”兰德尔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好。”

众人清理出一块空地,一些骑兵从车上搬出烧烤架、锅炉餐具和调味料等炊事用具。

怀特手拿着一个玻璃瓶子,在空地外围撒上了一圈黄色粉末,粉末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

维恩草原经常有突骨狼群出没,狼群依靠敏锐的嗅觉觅食。这种黄色粉末发散的气味令突骨狼厌恶,能大大减少被袭击的概率。

尽管这里是维恩草原的边缘地带,很少有大规模的狼群出没。

“噼啪”

军士们都是野外生存的老手,不到五分钟,黄色的篝火便在空地中央燃烧了起来。

埃丝特带了一个贴身女仆,叫做伊凡,身形微胖。正在清理着食材,手不时往锅炉里丢着东西。

炉中胡萝卜、青菜、肉末和调料混杂在一起,香气弥漫在整个营地里,众人坐在篝火旁说说笑笑,给寂静的草原增添了一丝生气。

浩克看车队的木柴储备不多了,抡着巨斧和几名士兵去远处的山林中捡拾柴薪。

凯文没有参与进来,他静静地躺在车厢中看着《柯利弗击剑术》的注释。

这本剑典是诺顿家族的一位先祖开创的,经过了后人大量改良。

开始时他还怕《柯利弗击剑术》深奥晦涩,可阅读时发现其中也有浅显的部分,这让他如获至宝。注释中包含了家族历代修炼者的经验和心血,极大地拓宽了他对剑道的理解。

在他翻开下一页时,手肘不小心碰到了床头的黑色盒子。

盒子不知是由什么材料制成,异常坚固,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三天里他已经尝试过很多方法也没有打开盒子。

凯文突然心血来潮,他咬破手指,滴了鲜血在盒子上。

手掌刹时传来灼热的触感,盒子顶部的兽纹雕刻瞬间变红,从顶部滑出,露出开口。

维多利亚医院程健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怎么样
临沂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好的
深圳治妇科病专业医院
本文标签: